第34章 异界法神6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不知我是否有荣幸试一试?”德塞利子爵优雅地走了过来,他见到几位药剂大师的神情,当即有了想法——菲尼克斯已经用光明之力检验过了,即便激发药剂没有约尔所说的效果,至少也无损他的身体,但若真的能激发潜力,这种药剂必然会被各大势力争夺,他虽是贵族,却仅仅是个子爵,很难在第一时间得到。

    约尔正要答应,会场中却忽然有人道:“等等,能让我看一看吗?”

    说话的人正是卢克,他和德塞利一样注意到了药剂大师们的表情,心中顿时升起不详的预感,他绝不容许有人威胁到他的胜利,嫉恨之下,他来到菲尼克斯面前,朝着她和约尔行礼,又将视线转向几位药剂大师。

    约尔自然同意,他并不知道,卢克拿到药剂后借着检验手法地掩饰,偷偷投入了恶魔灰尘,这是一种很隐秘的材料,能立即与药剂原有成分发生反应,伪装成其中一种,因此极难被发现,就连卢克都仅剩这么一点。

    做完这一切后,他假装沉思,然后苦笑着摇摇头,将药剂还给了约尔。

    约尔拿着药剂傻乎乎站着,德塞利子爵又问了一遍,他才慌忙点头。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跟玉简中记载得一模一样,德塞利子爵刚服下药剂,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冲刷着他的肌肉与经脉,体内的斗气不断增强,眼看即将突破那一线阻隔,皮肤表面却忽然渗出了大量的血,鲜红又很快变成黑色,德塞利子爵面目狰狞,似乎忍受着极大的痛苦,看起来就像黑夜中的鬼魅。

    在场之人全部惊呆了,慌张地想要上前帮他,却发现德塞利子爵睁开了血红色的双眼,指甲快速地生长,失去理智地向离他最近的菲尼克斯冲来。

    俆妙君镇定自若,她拿出法杖,口中吟唱着一段晦涩的咒语,空气中出现一道道透明的波纹,波纹覆盖了德塞利子爵的身体,他痛苦地咆哮,却像被束缚一般无力再进,最终声音渐渐转弱,彻底晕了过去。

    “哼!这就是菲尼克斯小姐说的对身体没有伤害?”卢克第一时间发难:“这就是约尔先生口中能激发潜力的药剂?!”

    约尔已经被眼前这一幕吓傻了,他惊慌失措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不可能!”

    卢克立刻反驳:“事实摆在眼前,这药剂不但无法激发潜力,还会让人成为逆种!”

    “逆种”一词,让现场还在犹豫的诸人当即逃离约尔身边,就连刚才检验过药剂成分的几位大师都来不及为自己辩解,纷纷退到了会场另一边。

    只有俆妙君一动不动,她冷静道:“如果我没记错,这一瓶药剂卢克先生刚才同样检验过,似乎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卢克早有准备,他一脸悔恨道:“我并不是一无所觉,只不过始终分析不透原因,我见其余几位大师都没有异议,还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了……是我的失误,无论如何我应该表明立场,我很抱歉。”

    “这并不能怪卢克先生。”药剂大师们很尴尬,他们刚才确实没能检测出任何问题,其中一位较为欣赏卢克的大师道:“卢克先生检验结束一直在摇头,我想他是因为尊重我们,又没有完全的把握解释药剂存在的问题,才谨慎地选择了沉默。”

    卢克感激地对这位大师行了一礼。

    现场不少战士十分愤怒,刚才他们很多人都动了尝试的念头,现在想来简直后怕,一旦成为逆种,他们会失去如今的一切!当即有人情绪激动想要逮捕约尔,可菲尼克斯一直护着对方,他们不敢不顾及光明神殿的立场,但神色间已经非常不满。

    面对这一切,约尔只能求救地看向菲尼克斯。

    俆妙君道:“既然如此,我想再看一看药剂。”

    她当着众人的面,捡起了被德塞利子爵扔在地上的空瓶,俆妙君闭上眼睛,手心浮现一圈淡淡的乳白色光晕,原本透明的瓶子在光晕渲染下,竟渐渐变成了黑色。

    周围人发出阵阵惊呼,果然是魔气!一旁的卢克嘴角绽出一抹冷笑,却见菲尼克斯缓缓睁开眼,平静地说:“原来是恶魔灰尘。”

    “什么!?”卢克一下子提起了心,恶魔灰尘是系统的产物,这个世界应该并不存在!

    “恶魔灰尘?那是什么?”

    “是魔巢山谷里面的吗?”

    不少人议论起来,纷纷露出茫然的神色。

    卢克见状稍稍松了口气,但菲尼克斯怎么会知道?

    只听对方继续说:“恶魔灰尘是一种黑暗材料,能立刻融入药剂中,伪装为药剂本来的成分,它非常稀少,只有光明神殿的传承中有所提及,我也很意外能在这里发现它。”说完,她的目光移向卢克:“恶魔灰尘逃不过圣光魔法地检测,可第一次检测时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所以……一定是在场之人趁大家没注意,暗中投入了恶魔灰尘。”

    卢克再一次绷紧了神经,几乎紧张得喘不过气,他见其余参与检测的药剂大师都露出了惊疑的神色,于是强自镇定道:“菲尼克斯小姐,据我所知,艾斯泽大陆从来没有出现过什么恶魔灰尘,事实上,也没有人见过您提前对药剂进行过检验,请恕我直言,您刚才地分析毫无事实依据,并且让这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师和我的处境都变得十分尴尬。”

    “有没有证据,一试就知道。”俆妙君依然波澜不兴,她出其不意地再一次抬起法杖,一道圣光模拟出网的形态,立刻缠绕在卢克身上,在场众人均是一愣,就连卢克都来不及反应。

    下一秒,所有人都发现,卢克的右手渐渐变成了黑色……

    黑色,是恶魔的象征。

    卢克慌乱地企图用法师袍遮掩,可此时已经晚了,他使劲擦拭着右手,黑气却越来越浓重,卢克看到所有人震惊恐惧又鄙夷的眼神,心中越来越沉,仿佛落入深海的漩涡,逃不出灭顶的绝望。

    耳边传来菲尼克斯依旧平静的声音:“在陷害他人时,双手一样会沾染恶魔的气息,我说过,它逃不过光明之力。”

    事情真相居然是这样,这让许多人难以置信,几位大师愤然地瞪着罪魁祸首,像要把他瞪出一个洞来,一些战士身份的宾客直接上前,企图控制住卢克。

    这时,会场内忽然传来了强大的精神力威压,逼得俆妙君不得不撤回圣光魔法,一位魔导师毅然挡在了卢克身前,他的须发皆白,胡子长到了胸前,脸颊的颧骨十分突出。

    他正是卢克的老师——奥塔魔法学院药剂实验中心的教授法比亚。

    法比亚并不打算彻底得罪光明神殿,因此仅仅催动了精神力防护,就在他准备撤回时,一股更为磅礴的力量铺天盖地向他袭来,那是至纯至净的光明之力,面对这股力量,法比亚觉得自己渺小得就像一条小虫,而敌人却是索亚帝国的百万铁骑!

    他被冲击得飞起来,整个人重重撞在一堵墙上,墙体碎裂,他也喷出一口鲜血,而卢克在这股力量地压制下跪倒在地,浑身剧烈地抽搐。

    所有人被这一幕惊呆了,法比亚可是整个帝国名号响亮的魔法师,竟然这么不堪一击?而轻描淡写间就将他伤得如此严重的,居然是菲尼克斯身边那位沉默的年轻随从。

    这是怎样的实力?

    “红衣主教!”有人惊呼。

    “什么!”听见这个名号,在场中人无不条件反射地挺直了身体,恭敬地低下了头颅。

    艾斯泽大陆有许多人一生都难以见到红衣主教,在他们心中,红衣主教是光明神殿权利中枢的象征,鲜少出现,神秘又尊贵。

    红衣主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快有人联想到了菲尼克斯刚刚觉醒的事迹,他们知道一旦有人觉醒了光明之力,就会被接引前往光明神殿学习,难道这位红衣主教就是她的接引使者?他们不禁揣测菲尼克斯的天赋究竟有多么惊人,神殿竟然委派这样级别的神使前来看护她,简直闻所未闻!

    青年随从自然是杨昭,他再一次挥舞法杖驱散了缠绕在德塞利子爵身上的黑雾,淡漠地说:“法比亚先生,我很敬佩你的勇气,尽管它看上去很愚蠢。”他的声音飘渺得仿佛一只游荡在魔巢山谷中早已失去了灵魂的不死族。“或许,你是想公然挑衅光明神殿的权威?”

    会场诡异的安静,众人的头埋得更低,没有任何人敢于出声。

    胆小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发抖。

    瓦塞尔城……不,索亚帝国承受不起光明神殿的怒火!

    身受重伤的法比亚勉强靠着墙坐起,用尽剩余的力气向红衣主教行了个法师礼,他哑声道:“抱歉,尊贵的神使大人,我无意冒犯神殿的威严,但是卢克是我的学生,他……已经受到了惩罚,或许永久失去了成为药剂师的机会,难道还不够吗?”

    “可他几乎毁了约尔和德塞利先生,如果是约尔先生的药剂出了问题,您会为他求情吗?法比亚先生。”俆妙君笑了笑:“您当然不会,您会眼睁睁看着约尔先生被逮捕,甚至,还会送他去死。”说完,她同情地看了法比亚一眼:“其实,您看到今天这一幕,难道不好奇……您的另一位学生为什么成了逆种吗?”

    法比亚猛地抬头,脑子里咆哮着不要听!不能听!可对方的话还是一字一句清晰地传进他耳里:“当然是因为嫉妒,卢克嫉妒他的学长,就像他嫉妒约尔先生。”

    “这不是真的……”法比亚哀求地说,眼神中透着垂死挣扎的绝望与痛苦,却只换来无情的一句:“这是真的。”

    法比亚终于颓然地垮下了肩膀,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满是迷惘,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