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大明星7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影片以陈少爷视角展开,但核心人物却是新娘,这个角色很难诠释,即便是俆妙君也做了大量的功课。

    随着《僵尸新娘》的拍摄,《末代皇后》的后期工作逐渐进入尾声,光影娱乐通过官方渠道发布了一组人物剧照。

    照片中的岑宁瑶庄严地坐在后座之上,华贵的凤冠象征着皇权的威仪,可一双眼睛却依稀残存着哀伤,她的神情晦暗不明,与周围阴冷的背景融为一体,身上的华服是黑暗中唯一一抹亮色。

    这是一张有故事的剧照,让许多对穆秋阳抱有怀疑的人多了几分信心。

    八月,一个让媒体惊喜的好消传回国内——w国际电影节公布的入围片单中,《末代皇后》赫然在列,将作为电影节开幕影片,与其余19部影片一起角逐金豹奖。

    [闲聊]来压,末代入围主竞赛,穆秋阳有没有机会拿到影后?

    0l:lz看好飞升~

    1l:做梦比较快,吕树存跟w电影节关系本来就不错,早年也入围过两次,有收获什么吗?有谁飞升了吗?

    2l:不敢脸大,阳阳能拿个新锐粉就满足。

    3l:希望有好成绩,国内好久没有新面孔花旦了。

    4l:十八线粉就是没见过世面,电影才刚入围就开始展望影后了2333

    5l:瘫痪家是这样的,也不看看自家正主什么德行。

    ……

    《末代皇后》的新闻在网上被炒得火热,此前华语电影已经连续三年零入围了,这一部甚至被好事媒体冠以华语电影尊严的名号,并报以了极大的期望。

    俆妙君作为女主角,当然要跟随剧组前往w城,光影娱乐只了安排导演、编剧以及女主角亮相红毯,赵琬几番争取未能蹭到机会,只得郁闷地接受某代言品牌邀请,以电影节赞助方代言人的身份参加电影节。

    虽然都是走红毯,可靠作品和靠代言总是不一样的,毕竟,她是个演员。

    电影节开幕当晚,红毯上星光璀璨。

    俆妙君一袭深灰色抹胸长裙,手挽着导演,与编剧一起登上了红毯,她的妆容着重突出了东方女性特有的婉约,虽不惊艳但韵味十足,长裙上几朵暗黄色墨菊透着几分古典,外罩双层薄纱,微风拂过裙摆轻纱晃动,疑有暗香传来。

    深色系长裙更显得她身材高挑,发黑如墨,肌肤赛雪,她的仪态高贵动人,优雅得好似一只天鹅,一出场,就让几位等候在媒体区的z国记者眼前一亮。

    由于《末代皇后》呼声很高,又被选为开幕电影,剧组享受了主办方清场的待遇,红毯上只有他们三人,外媒也不吝啬地纷纷给予镜头,闪光灯晃得人刺眼。

    等候区的赵琬见了十分眼红,精心打扮过的她艳光四射,却只能和其余品牌代言人站在一起,尽管她的身高在亚裔中算得上高挑,可与西方人比起来依旧显得娇小,气势立刻被压了一头!

    等到品牌邀请的嘉宾登场,由于赵琬在国外也没什么知名度,又并非因作品而来,外媒对她十分冷淡,虽然z国媒体会捧场,可他们到场人数并不多,她只得凹了几个造型让随行记者拍照,p过之后再传回国内,配合通稿艳压,尴尬地证明她曾经“到此一游”。

    **

    漆黑的电影厅里很安静,受邀前来的嘉宾与媒体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镜头从俯拍的皇城缓慢推进,穿过朱红宫门,穿过幽深回廊,推进的速度越来越快,只余残影,突然,镜头停下,定格在一座衰败的宫殿内。

    殿内朱漆剥落,满地黄花落叶,池塘底爬满了厚厚的苔藓,野草长得快有一人高了。殿中不见一人,唯有几只乌鸦站在枯老的树梢,发出嘶哑刺耳的叫声。

    一段戏文响起:“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过风流觉,把五十年兴亡看饱……”

    褪色衰败的宫殿渐渐染上暖色,仿佛扭转了时光,那一年枯树还生花,朵朵桃花灿若红霞,院中繁花青草,碧萝满墙;池中水色清花,几尾锦鲤戏荷,它们在阳光下仿若披上万点金芒。

    殿内处处是喜庆的红,几名太监满头大汗地指挥着宫人,小宫人们忙得晕头转向,满院子的人好不热闹。

    画面一转,大殿静了下来,一轮明月悬挂在老枝上。

    室内,红烛摇曳,一位身着喜服的少女坐在床头,她头上盖着喜帕,白净的小手交握地放在膝头,裙摆下露出一双穿着红色绣鞋的小脚,此刻并得紧紧的,稍稍泄露了一丝紧张。

    同样身着喜服的青年来到床前,轻轻挑起了她的喜帕,少女的脸在红烛的掩映下浮上一抹绯红,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黝黑的眸子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

    “穆秋阳有27岁了吧?”有z国记者跟旁边的朋友低声交流:“这妆化得真好,看起来跟十五六岁似的,演得也好,神态很有少女感。”

    朋友漫不经心地应了声,眼睛仍专注地看着荧幕。

    电影继续播放,从岑宁瑶入宫一直发展到她成为了皇后,雕梁画栋的奉天殿中,她穿着翟服缓步入内,在群臣百官地见证下接受了皇帝的册封。

    后座上的她带着淡淡的笑意,眉宇间却不见一丝欢喜,奉天殿内的光线忽然黯淡,将她的半张脸隐没于阴影中。

    “这是那张剧照吗?”一位对电影充满期待的评委反应过来,原来之前勾起他兴趣的剧照就源自这里,嗯,情绪非常到位,整一段没有一句台词,却足够让人感觉到女主角细微的情绪变化。

    影片的镜头很有质感,空镜独特又有韵味,时不时能听到“哇……”地赞叹声,大约演了半小时,观众迎来了岑皇后与王贵妃的第一场对手戏。

    这一段本应是王贵妃极度出彩的戏,她盛气凌人,岑皇后却怯懦隐忍,强弱悬殊原本不存在旗鼓相当一说,王贵妃需要在气势上完全碾压对手!

    可结果呢,王贵妃美艳动人地说着咄咄逼人的话,神态间好像认为皇后与低位嫔妃没什么不同,不论动作和表情都十分傲慢,可在岑皇后让人极具代入感的表现力衬托下,显得黯淡无光,观众反被无声忍让的岑皇后吸引了过去,心生同情怜悯,认为王贵妃毫无气势,有如小人得志。

    “这个演员……对手戏的时候很难感觉到她施加的压力,其实完成度并不差,可惜在对比下显得僵硬与刻意,另外微表情管理需要加强,有一些表情太过狰狞,不适合她的角色。”

    “是啊,真是残忍地对比。”

    电影进行到这里,观众们依旧很认真,尽管影片时间跨度非常大,但导演并没有采取以标注年份来推进时间的方式,而是以某些历史事件为支点,循序渐进的过渡,让观众少了几分冷眼旁观,观影感受更为连贯。

    到了后面,影片的节奏加快。

    岑皇后意外怀孕又被多次为难,被迫随太后离宫前往五台山;万难之下诞育皇子,却不得皇上喜爱,只敢躲在坤宁宫中闭门不出,就怕皇儿遭遇王贵妃毒手;次年秋,太后薨逝,她失去了宫中唯一的靠山,岑皇后整日惶惶不安,担惊受怕;又一年,王贵妃离世,皇上悲痛欲绝随之而去,岑皇后与皇儿终于登上至高之位……

    电影情节紧凑、演员表演充满张力,观众已经完全投入到影片之中。

    此时荧幕上一位中年男子,不屑地瞥了眼长清宫中的岑太后,小皇帝害怕地往他母后怀里钻,岑宁瑶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儿子,她心中震惊不已,何时起,内阁中人闯进皇帝寝宫竟如入无人之境!

    如今各地藩王纷纷造反,民间起义无数,内阁众臣对这他们一对孤苦无依的母子逼迫愈甚,身为太后,竟不比臣子家中女眷更有尊严!她在厚重宫装的遮掩下轻轻颤抖,是恐惧是愤怒,是不甘是绝望,中年男子甚至懒得与她说话,直接当着她与小皇帝的面,撕毁了她企图联络族人的诏书,又从袖中取出一卷黄绢。

    “圣旨下,岑氏一族欺皇上年幼,行外戚之祸,收受贿赂、结党营私,今始夺岑氏定北侯爵位,家产尽数充公,钦此。”中年男子冷漠地念完,将黄绢递到小皇帝面前:“皇上,盖玺吧。”

    “你——!”岑太后死死瞪着眼前之人,一双眼睛充满血丝。

    “如今不过是抄家夺爵,皇上若是再有迟疑……”男子冷冷一笑:“岑家男子处死流放,女子充入掖庭也未尝不可!”

    看着岑太后眸光渐凉,有如死水,不少观众心中仿佛燃起一把火,岑宁瑶面对强权一次又一次地妥协,让他们又恨又无奈,长久以来积压的情绪几乎快到临界点,他们恨不得代替她冲进荧幕,清洗一切肮脏污秽!

    很快,电影进入了尾声,京城已是处处烽烟。

    岑太后坐在奉天殿门廊,遥望天际,她怀中抱着小皇帝的尸体,厉声地向天地质问,她拔出匕首,决绝地刺向自己,胸口渐渐被鲜红染透,混合着小皇帝还未冷掉的血,早已分不清彼此。

    她的双眼蒙上雾气,泪水沾湿衣襟,却仍睁大眼睛看着那道夕阳,金红色的光影之中,她仿佛看见了千百年后崭新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