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农门天骄4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晨露沾染了青草,空气湿漉漉的,晓日在云缝中透出一线,将白云染红,村子里响起公鸡激昂的打鸣声,偶尔传来几声狗吠,生机勃勃地迎接新一天的清晨。

    睡眼惺忪的老仆推开院门,微凉的秋风吹拂在脸上,顿觉神清气爽,他忽然一愣,院门外竟站着个年轻人,老仆眯着眼打量半天,原来是聂向文的哥哥聂偿恩。

    此时的聂偿恩脸色发青,唇色发白,发梢被露水浸润,像是守了一夜。

    老仆想起聂家做得好事,尽管他对聂大郎有几分好感,也忍不住脸色一变:“哼!”

    正想关门,聂偿恩快步抢上,用身体抵住木门,“老人家,劳您通传一声,小子想见见张相公。”

    “怎么?是来讨要说法了?”

    “说法?”杨昭一愣,他回村时已是半夜,心里担心俆妙君,直接就找到了张秀才家,他守了两个时辰,直到见了老仆才安心,至少从老仆的面色看来,张家并没有发生特别不好的事。他弯下腰,行了个大礼:“小子前一阵去了府城,尚不知发生了何事,如有得罪之处烦请见谅,麻烦您了。”

    老仆见他心诚,又知道事发时他确实不在家中,于是犹豫半晌,冷声道:“你且等着。”转身回了院子。

    不久后,老仆去而复返:“聂公子,请随我来吧。”

    进了门,张秀才正坐在厅中上首,端起茶押了一口,杨昭上前见礼:“张相公。”

    张秀才审视他片刻,道:“前些日子,我张家已与你聂家退了亲事,日后你不必再来了。”

    杨昭心中一喜,心道妙君办事果然利落,他装作很吃惊的样子问道:“这是为何?”

    张秀才不答,老仆难得机敏地将马氏与聂向文大闹张家一事告知,又说了张秀才随后上衙门状告了两人。

    “你可有话说?”待老仆讲完,张秀才看似随意地一问。

    “不敢。”杨昭忙道,他装作大受打击,呆站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沮丧地说:“此事自是我聂家先对不住张家,小子代我娘及二郎向您赔罪,实在羞于面对相公。”

    张秀才见他腰都快弯到地上,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的气稍稍纾解,正欲打发他离开,就见张元彤从内室出来,以手势比划:“爹,不知者不怪,聂大公子向来敬重您,此事与他毫无牵扯,何必迁怒于他呢?”

    杨昭听见响动,迅速抬头扫了一眼,见俆妙君面色苍白,身子羸弱,风吹就要倒下似的,心中一痛,复又低下头。

    张秀才见女儿为聂偿恩求情,心道彤儿必是知道他喜欢这小子,故意体贴地给他找了个台阶下,于是放缓了口气:“此事既已过去,无需再提,日后你我交往与聂家无关。”他见聂偿恩应了,心中满意,便问道:“你此去府城半月有余,功课可曾落下?”

    他知道聂偿恩一心向学,也曾与聂老汉提及一二,但不知为何,聂老汉似乎并不愿让他的长子进学,言语中多有敷衍,张秀才无奈,那毕竟是聂家家事,他没权利多说什么。

    杨昭一愣,随即想到尽管聂家发迹后两家来往渐少,但原身不忘张秀才指点之恩,时不时便会避着张元彤前来拜访,张秀才也从不吝啬指点,原身资质不错,这些年已学了《三字经》与《百家姓》,这次去府城之前,张秀才誊写了几页《千字文》,叮嘱他好好背诵。

    杨昭附身而来后就焦急地往东山村赶,府城距此足有六、七日路程,马氏刻薄,只给了原身很少的银钱,让他想租辆马车都没办法,好在他从一位富商处赚来了笔银子,紧赶慢赶才能这么快回来。

    可是……《千字文》?

    他能说不会吗?不管张秀才考校他诗词歌赋还是锦绣文章,他俱都不在话下,但这个世界的蒙学书籍他真的没听过啊!

    杨昭一直垂头不语,看在张秀才眼中只当他偷懒懈怠,心下一叹:“偿恩,我虽不是你先生,但也算教过你,今日我便赠你四个字,愿你铭记在心,你记住,天道酬勤。”

    “是小子错了。”杨昭脸上更烧,仿佛回到了幼年时和皇姐逃学偷玩,被太傅当众赏戒尺那一刻,心中羞耻不已,他横下心道:“偿恩心中早视您为先生,还请……先生教我。”说罢跪地三叩。

    张秀才怔了怔,他不是不愿教这个学生,甚至不在意一份束脩,只是……想到与聂家的关系,他颇感为难,正欲拒绝,忽然袖摆被拉了下,回头一看,女儿正着急地看着他,双眼写满祈求。

    他心中奇怪,彤儿今日为何对聂偿恩多次相帮?但他不舍女儿失望,于是改口道:“你既已跪我,我便认你这个学生,但你家人的意思你可知道?”

    杨昭大喜,朗声道:“先生大可放心,我自会说服家人,不会令先生为难。”

    “好。”张秀才见他应得果断,十分高兴:“学海无涯,非一日之功,只要勤学好问,必有乘风破浪之时。”说罢,他让聂偿恩站起来,开始教他《千字文》:“你跟我念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杨昭嘴角抽了抽,很快收敛了难为情,大方念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不意间瞄见站在张秀才身侧的俆妙君,她正背对着自己,肩膀微微抖动。

    杨昭:“……”

    刚才那份坦然瞬间消失无踪,他感觉被暴击!

    **

    “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念完最后一个字,张秀才满意地看着聂偿恩:“今日已通读一遍,暂且到这里吧,彤儿,去书房将为父那册《千字文》找来。”

    此话一出,刚进来的老仆急道:“老爷,那上面可都是您的注释啊。”

    古代书籍贵重,更何况一本由秀才批注过的《千字文》,足可传家,因此老仆的言行并不突兀。

    张秀才爽朗地笑了笑:“书便是拿来的读的。”

    等张元彤取来书籍,张秀才将他送给了聂偿恩:“你如今已十六,我的学生在这个年纪多半在学四书,有的已经开始学经了,你看似比他们晚了许多,但切莫心急,先将这本《千字文》吃透,其中典故不少,对日后学习经史有很大用处,昔年有宰相半部《论语》可治天下,可见精通精通,精胜于通。”

    杨昭赶紧施礼谢过。

    他在张家足足耽搁了两个时辰,临走时留念地回头看了一眼,正好见到俆妙君驻足在门口,见他望过来,微微一笑,嘴唇微动。

    杨昭在心里琢磨了一番她的唇语,应该只有两个字——等你。

    他握紧了手中书卷,心道一定要尽快解决聂家的事,再迎娶妙君,于是心中飞快地算计着,眼底搅动着风雨。

    一路上有不少村民见他从张家院子里出来都傻在原地,但也没人跟他打招呼,一来原身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二来村民们最近都躲着聂家走。

    “你说聂大郎去张家干嘛了?”

    “肯定去找麻烦了呗,你看他脸色沉的。”

    “我看未必,聂大郎跟聂家其他人可不一样,小伙子踏实。”

    “那倒也是。”

    ……

    村民的议论自然传不进杨昭耳中,他一回到家,就学原身冲进了聂向文的房间,将装得不能动弹的“好弟弟”拎出来一顿胖揍,拳拳到肉,一招一式都暗含内劲,就算聂向文事后可以靠灵泉医治,可现在受到的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

    院子里回荡着聂向文杀猪一般的惨叫,他不明白为什么向来被他欺负的聂大郎就跟疯了似的,竟然敢揍他了?而且真的太疼了,比昨日的笞刑还难让人承受。

    此时聂老汉去了县里,聂家在县里租了间铺子,专门卖麻辣烫,因为品种新奇生意很不错,他们攒了不少银钱,正计划着开家火锅店,聂偿恩之所以会去府城正是为了这件事。

    因此,聂家现在除了揍人的聂偿恩和被揍的聂向文,就还剩一个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马氏,她听见了聂向文的喊叫声,心急如焚,强忍着身体的剧痛下了床,几乎是半爬着来到了院子里,一见眼前的场景,她气得发指眦裂,七窍生烟,怒吼道:“聂偿恩你个杀千刀的龟儿子!快给我停手!!”

    杨昭:“……”

    他发誓,活了几百年,去了那么多世界,他是第一次被骂得这么有分量。

    杨昭怒火中烧,又狠狠踹了聂向文几下,见马氏尖叫着就要爬过来打他,忙退到一边去:“娘,您别管,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他见马氏要开骂,忙抢道:“张相公对我们家恩重如山,教导二弟素来用心,即便咱们拖欠束脩他也从不催促,二弟十四岁便过了童试,村里谁不夸声好?可若没有张相公的悉心栽培,他能考中?他不思报恩便罢,竟然做下这等龌龊之事!实在有辱斯文!”

    “你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有恩?是谁把我们害成这样的?姓张的破落户想把破鞋塞给二郎,被老娘拆穿还有胆子报官,他那个脏了身子的贱丫头就该被浸猪笼!”马氏狠狠骂着,她见聂向文倒在一边人事不知,嘴里呻/吟不停,心中恨不得咬下聂偿恩一块肉来:“你个王八羔子贱骨头,二郎是你能教训的?你也配?我呸!”

    马氏一口浓痰喷来,杨昭迅速躲过,心里既恶心又生气,恨不得手刃此人,口气也愈发恶劣:“大鸿国自上而下皆提倡孝悌二字,身为二郎的兄长,我如何不配教训他?我若是王八羔子,您和爹又是什么?”他实在难以理解,既是一母同胞,为何两兄弟差别待遇如此之大?那聂向文又不是亲生的,难道马氏幻想着有朝一日聂向文的亲人找来,他们便能鸡犬升天?

    马氏一愣,她彻底懵了,她是还没睡醒么?这聂偿恩居然敢回嘴了?!

    等她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当即浑身充满了力气,仿佛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使出吃奶的劲头朝着聂偿恩猛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