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农门天骄5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一阵鸡飞狗跳后,杨昭摔门回了自己的屋子,门外传来马氏的嚎哭声。

    这件屋子十分简陋,四面是潮湿发霉的土墙,脚下是凹凸不平的泥地,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两个箱笼,床上的枕头被褥洗得很干净,但大半月没人来住,此时也透着一股霉味。

    杨昭略嫌弃地拧着眉,这条件实在太差了点儿……

    原身的屋子以前就是家中最次的,朝向不佳,冬寒夏闷,后来聂家有了钱,将其余屋子都重新修缮过,聂向文那间房不但青砖灰瓦水泥墙,内里布置也是富贵安逸,唯有原身住的地方好像被聂家人遗忘了似的,又破又旧地杵在那儿,显得极为不协调。

    桌上落满了灰尘,杨昭试探着吹了口气,灰尘扑起,立马呛得他喷嚏连天。

    他赶紧去后院打了盆清水,将屋子认真打扫了一遍,心里想着原来洒扫太监们也不容易,若还有机会做皇帝一定要给他们提俸禄。

    好不容易收拾妥当,杨昭坐下来从怀里摸出了张秀才交给他的书籍。

    杨昭不知要在这个世界呆多久,但不论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给妙君优渥的生活,他势必要走上科举路。他不担心自己经义文章的结构与笔力,但同样有许多需要弥补的地方,比如这个世界的历史,比如历朝历代的典籍。

    以往是天下师,如今却反过来求一个天子门生的名号,命运真是弄人。

    杨昭翻开书页,里头掉落了一张字条,他捡起来一看,是俆妙君的字迹。

    纸上说了她附身来第一天发生的事,杨昭见她果真受了伤,顿时心疼又气闷,看来,他得想办法找聂向文弄点儿灵泉水来,那东西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生一计。

    外头马氏的骂声依旧不停,吵得人不得安宁,杨昭眸色一暗,心道,他还得尽快分家才是。

    傍晚时分,聂老汉终于从县里回了家,他从马氏口中听闻了白日之事,当即暴跳如雷,怒火中烧地嚷嚷着要找聂偿恩算账。

    “他爹,这丧了良心的东西今天跟吃了火药似的,那一招一式也像练过的哩,我追了他好一会儿,半根汗毛都没碰着他,倒把我自己给扭了,嘶……”马氏不小心扯着伤口,只觉得腰部以下都快疼得麻木了,原来是昨天的伤口又裂开了,鲜血已经把衣衫染红一大片。

    聂老汉眉心一跳,怒道:“怕他个鸟!他还能反天了不成?惹急了老子去衙门告他个不孝之罪!”

    提到“衙门”二字,马氏身子抑制不住地抖了抖,忙制止道:“先不管他,你看向文他一直半昏半醒的,咱是不是得找个大夫回来看看?”而且老娘这后背也疼得钻心啊!

    聂老汉一想也是,正要起身,就听见一道虚弱的声音:“爹……别去找大夫……”

    原来聂向文一醒来,恰好听见马氏说要找大夫,他心里一惊,差点儿没吓得跳起来!若真把大夫给请来了,就他这恢复速度不得被当成怪物?

    马氏见聂向文醒了,急声道:“儿啊,你可咋样了?那王八蛋没把你揍出个好歹来吧?”

    没有才怪!

    聂向文觉得浑身就跟被碾压过似的,除了疼,他什么都感觉不到,可他不敢说啊!万一马氏担心非要找大夫怎么办?聂向文心中流下苦涩的泪水,脸上却露出圣洁的笑容:“娘别担心,大哥就是看着厉害,其实手下留情了。”又垂下眼:“再说,找了大夫,大哥今天做得事难免会传出去,我……我不想让哥哥坏了名声。”

    “你——!唉……”聂老汉重重一叹,心中怜惜又心疼,向文他实在太傻了。

    聂向文能想着护着哥哥的名声,可聂偿恩又哪里为这个弟弟考虑过一星半点?下手竟然这样狠?但聂向文说得不无道理,这两日聂家在村里实在难过,还是低调点儿算了。

    可聂偿恩做得事却不得不教训,聂老汉猛一拍腿,腾地站起,又想到马氏方才的话,再看了看横躺在床上的聂家二郎,他迟疑片刻,最终从屋子里找了根棍子,气势汹汹冲到聂偿恩屋前,他深吸口气,一脚踹开破烂的木门。

    “吱呀——”

    老旧的木门发出绵长的摩擦声。

    屋里空无一人。

    “……”

    戌时,村子里黑黝黝的,各家各户都睡下了,安静得只有几声虫子叫。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得十分突兀,打破了这片宁静。来人正是杨昭,他身后还跟了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两人快步赶往聂家,杨昭急急推开大门:“二弟,刘家小姐出事了!”

    那聂老汉正蹲在院子里抽着旱烟守着他,见聂偿恩回来了,刚想拿棍子就听了这话,顿时大惊:“怎么回事?!”

    聂偿恩擦了把额头的汗,道:“还是让小桃姑娘来说吧,她是刘家小姐身边的丫鬟。”

    聂老汉这才注意到他背后有人,只见那丫鬟形貌秀丽,举手投足间很有大户人家的教养,对方莲步轻移,走到他面前,脸上还残有泪迹,呜咽着说:“回聂老爷,我家小姐今日夕食后觉得有些心闷,我便伺候她早些躺下,可……可她躺下不久就彻底晕过去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呜呜……”小桃擦了把眼泪道:“老爷打发我去聂家店子里寻聂二公子帮忙,正好遇上了聂大公子,于是跟他赶了过来,求聂二公子救救我家小姐!”说罢,双膝跪地,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顿时红肿一片。

    丫鬟口中的刘家小姐,便是富户刘员外的独女,也是聂向文心心念念想娶的女人。

    刘家小姐素有心疾,当日在城隍庙外忽然发作,晕厥在地,下人们一筹莫展时,路过的聂向文挺身而出,他见此女长得美貌,便分了她一点碧池水,刘家小姐当即感觉好上许多,终于缓过了气。

    至此,聂家与刘家便有了往来。

    刘员外看中了聂向文脑子里总有些新奇的点子,聂向文则看上了刘家的万贯家财,两家可谓一拍即合,可聂向文已经定了亲事,如此倒是棘手。

    为了促成此事,聂向文故意不彻底治好刘家小姐,只隔三差五的给她送点儿碧池水去,这一来一回间便有了不少偶遇的机会,再就是勾结地痞,安排绑架张元彤一事。

    可人算不如天算,绑架张元彤失败了,还害得聂向文在县里丢了那么大的丑,想必早已传入了刘员外耳中。

    聂老汉对这其中的道道门清,他正担心刘员外会不会跟他家断了联系?如今一听刘家小姐病了,心里高兴得差点绷不住笑出来!他不知聂向文是如何治病的,向文告诉他是从书里看来的偏方,可刘家小姐的病还真的只有他的小儿子能治!

    总而言之,只要刘家小姐离不开聂向文,他便放心了。

    聂老汉此时哪里还有功夫找聂偿恩的麻烦,当即进了里屋将事情说给聂向文听,聂向文同样欣喜若狂,装作很虚弱地说:“爹……麻烦您帮我去书房柜子上取一下药,是个蓝色的瓷瓶。”

    事实上,他的身体早已恢复。

    趁着聂老汉出门取药,聂向文迅速找出个小瓷瓶,进入空间装了些碧池水,本想再稀释一番,可他听见外头传来聂老汉的脚步声,心里“嘁”了声,将瓷瓶放进箱笼里,又装模作样地躺回床上。

    “儿啊,你说的瓷瓶在哪儿啊?我没找到啊。”

    聂向文假意愧疚道:“爹,我想起来了,那药我藏在箱笼里了,对不住,是我记错了。”

    等聂老汉将药取来,他有气无力地说:“麻烦爹扶我起来,我……不放心,想亲自去交给小桃姑娘。”

    随即,他披着外袍,倚靠着聂老汉,营造出一副羸弱的模样,缓步走出了屋子。

    一阵晚风吹来,掠起他的外袍一角,月光映照下的聂向文,看来还真有几分惹人同情……

    小桃面露动容,关切道:“聂二公子刚受了笞……”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小桃慌忙改口道:“竟劳您亲自出来,小桃实在有愧,不知该怎么感激才好。”

    聂向文心中羞恼,刘家果然知道了!

    他假装咳嗽几声,眼中满是委屈与落寞:“那日之事,我……唉,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总之是我和张家小姐有缘无分吧。”

    “小桃明白,聂二公子必然是冤枉的,您这么好的人,又如何会做出那等无耻下作的不义之事呢?”小桃天真地说。

    此言一出,闹得聂老汉和聂向文都有些尴尬,聂老汉清了清嗓子道:“二郎,将药交给小桃吧。”说罢理所当然地命令聂偿恩:“你赶车送小桃回刘府,天色晚了,她一个人不太/安全。”

    他指的是家里那辆牛车,平日里都是聂偿恩在侍弄。

    赶车……这又是什么黑科技?!杨昭心力交瘁,他感觉做个农人技术含量真的太高了……

    一旁的小桃接过瓷瓶,又是千恩万谢,才随着聂偿恩出了门。

    院中两人看着小桃如释重负的轻快背影,相视一笑。

    看来这刘家,还真离不得他们。

    **

    月下的田埂上,站着一男一女。

    “拿着。”其中的女子将一件物什抛给男人。“今儿的任务可算完成了。”

    男人接下瓷瓶:“你做得很好,这是后面的五十两,记住,今天的事全都烂在肚子里。”说罢,男人取出一张银票递给了她。

    女子妩媚一笑,不见方才的半点青涩:“聂公子您就放心吧,奴家收了您的银子,自然安心为您办事,再说了,能让您那个色鬼弟弟吃点儿亏,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想她们百花楼的姑娘竟被这草包样的聂向文迷得神魂颠倒的,心中就腻味!女子将手中的油灯提高了些,似乎想要探清前方的路。

    火光清晰地照在她脸上,只见一双眼睛雾蒙蒙的,她穿了件粉红色裙衫,在夜色的掩映下显得格外灵动,只是这一张脸,竟与小桃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