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千金归来5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江/文/学/网,正章将在次日20:00替换更新,作者糊口不易,请支持正版。

    防盗温馨小贴士:

    贴士1,如不想看防盗章节,可于每天20:00后只购买倒数第二章。

    贴士2,如提前购买防盗章也不要紧,第二天20:00后来看就行了,必然会比小天使们已购买的3000字多一些字数。

    贴士3,ios系统看app的小天使们,记得清缓存哟~

    听了这一切,国王感到奇怪,问道:“青年人,你为什么伤心哭泣?”

    “我的遭遇使我怎能不伤心呢!”他撩开袍服,让国王看他的下半身。原来这青年从腰到脚,半截身体全都化为石头了,只是上半身还有知觉。

    国王看到这种情况,不禁悲从中来,长吁短叹着:“青年人,你把新愁加在我的旧伤上了。我原来是为了打听四色鱼才到这儿来,可是现在除了鱼的情况外,又要了解你了。毫无办法,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援助了。青年人,请把你的遭遇告诉我吧。”

    “我会告诉你的。”

    “我正听着,你说吧。”

    “我自己和四色鱼有着一段离奇古怪的经历呢,如果把它记录下来,对于后人倒是很好的训诫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着魔青年的遭遇

    先生,你要知道,先父曾是这个叫做“黑岛”的国家的国王,叫哈穆德。黑岛的四周群山环绕。先父执政七十年,他死后,由我继承了王位,并娶了我叔父的女儿。我们情投意合,相亲相爱,她敬爱我,以至看不见我就不思饮食。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五个年头。一天,她去澡堂沐浴,我吩咐厨师赶快准备晚餐,以便她回来时一同享用。当时我在这座宫殿里消息,两个宫女分别坐在床头床尾伺候。由于妻子不在身边,我感到情绪不宁,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只是闭目养神。两个宫女以为我睡熟了,便闲谈起来。我听见坐在床头的那个宫女说:

    “买斯,我们的主人可怜极了!他跟我们这个魔法师太太一起生活,真是糟蹋青春呀。”

    “是啊,愿安拉惩罚这个邪恶的女人!”坐在床尾的宫女说,“我们主人这样青春年少,怎么会娶了这样一个女人为妻呢?”

    “主人昏庸极了,根本就不管束她。”

    “该死的你呀!主人如果知道她的情况的话,还能不过问吗?她是背着主人在胡闹呀。主人每天睡前喝酒,她把麻醉剂放在酒里,主人喝了就会昏迷过去,当然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做了些什么事,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回来。她衣冠楚楚,打扮起来,溜出去,直到清晨才回来,然后她点燃焚香,在主人鼻前一熏,主人才会清醒过来呢。”

    听到宫女的谈话,我又急又气,脸都黑了。

    傍晚,我妻子从澡堂沐浴回来,我们摆出饭菜,一块儿吃喝。饭后我们坐着闲谈了一阵。天晚了,我照往日的习惯收拾着准备睡觉。我妻子一如往常,吩咐仆人给我拿来酒,亲手递给我。我接过酒后,暗暗地倒掉,然后装做昏迷过去的样子,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上,仿佛已经入睡。这时,我听见我妻子自言自语地说道:

    “睡你的觉吧,再不要起来了。我讨厌你,尤其是你的形象。我已经厌倦你了,我不知道还要忍耐多久,安拉才来收走你的灵魂,叫你死去。”

    她说完,从容地换上华装丽服,涂脂抹粉,打扮起来,然后,她拿了我的宝剑,开门出去了。

    我立即跳下床,跟踪我妻子出门去。只见她出了宫门,穿过一条条街巷,到了城门下,口中念念有词地咕噜了些什么,铁锁立即自己掉了下来,城门就开了。她溜出城去,我悄悄地跟着她,一路追去,竟走到一群土丘中。土丘中矗立着一座堡垒,堡垒中有一间砖砌的圆顶屋子。我跟进去,爬上圆屋顶监视她。原来她是来会住在屋中的一个黑奴的。这个黑奴的双唇合成一条线,朝外突出来,穿一身污秽的衣服,斜身躺在一堆甘蔗叶上。

    我妻子跪在黑奴面前,吻了地面,黑奴这才抬起头,骂道: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为什么耽搁这么久?”

    “我的主人哟!你不知道,我和我的堂兄结过婚的呀?不过我讨厌他,不愿意跟他一块儿生活。要不是考虑你的安全,我一定会在日出之前毁灭他的城市,叫猫头鹰和乌鸦四处叫嚣,让狐狼成群结队,并且把城中的石头全搬到戈府山去。”

    “该死的家伙呀,你还敢说谎欺骗我吗?以黑人英雄的名义起誓,我们黑人的豪气比你们白人可强多啦。从今以后,你还要耽搁迟延、扭捏作态,我发誓跟你断绝来往,你这个肮脏、下贱、可鄙的家伙,竟然随意玩弄我。”

    看见这样的情景,听了这种谈话,当时我气得昏头胀脑,整个宇宙似乎都变黑暗了,我仿佛灵魂出窍。

    当时我妻子一直站在黑奴面前哭泣,卑躬屈膝地苦苦哀求:“我的主人哟!要是你恼恨我,那还有谁怜惜我呢?要是你遗弃我,还有谁收容我呢?”她悲哀哭泣着,直到黑人饶恕了她,才欢跃起来,说道:

    “我的主人哟!你这里有什么赏赐给我吃的吗?”

    “你去打开那个铜盆吧,”黑人说,“里面有煮熟了的老鼠骨头,你拿来啃吧,罐里有剩汤,去拿来喝吧!”我妻子果然按他的吩咐,啃了骨头,喝了残汤,然后洗手漱口。

    我看了我妻子的卑鄙行为,终于认定她是一个邪恶的人,气得想自杀。我蹑手蹑脚地从屋顶溜下来,闯进屋去,拿起妻子带来的那把宝剑,抽了出来。当时我怒火中烧,一剑砍在黑奴的脖子上,以为已经结果了他的性命。

    我执剑的时候,本打算砍断那黑奴脖上的静脉和动脉血管的,但却只砍伤了他的皮肉和喉管。当时他一个劲地喘粗气,我认为他活不了了。这时,我妻子却趁机逃掉了,她并不知道是我干的。

    我把宝剑插回鞘,急忙回城,来到宫中,然后斜身躺在床上睡下。

    清晨,我妻子把我叫醒。只见她剪短了头发,穿着一身丧服,对我说:“哥哥啊!我这样做,请别责备我吧,因为我母亲病逝了,父亲又战死沙场,两个兄弟,一个被毒蝎螫死,另一个却被噎死。我遭遇了这样悲惨的事,应该哀悼守孝呢。”

    “我不反对你,”我平心静气地对她说:“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从此她终日悲哀,向隅而泣,埋头守孝。

    一年以后,她对我说:“我打算在宫中修建一座圆顶屋,类似陵墓那样的形状,取为名‘哀悼室’,我想一个人安静地在里面守孝。”

    “你打算怎么办,”我对她说,“就怎么办吧。”

    她果然在宫中建起一座圆顶的哀悼室,里面砌着坟墓,看上去就像一座寝陵。之后,她把那个黑奴搬到哀悼室中养病。那黑奴虽然还活着,其实已经成为一个不中用的残废。他自从那天中剑受伤之后,只能靠汤水度日,病弱得不能开口说话,*眼看就要咽气了。我妻子从早到晚守着他,哭哭啼啼地安慰他,早送汤、晚送水,不辞辛苦地服侍他。我由于对妻子宽容,没有追究,让她在这种情况下过了一年。

    有一天,我趁她不提防的时候,去到哀悼室。见她正哭泣着念叨:“我心里的花朵呀!你干吗离我而去,不肯再与我见面?我的灵魂呀!我知心的人呀!跟我谈谈心里话吧。”

    她说罢,接着吟道:

    “你远走之后,

    我已不存在于人世;

    因为除你之外,

    我的心不属于任何事物。

    你到任何地区,

    请带着我的灵魂,我的骨。

    在什么地方住下,

    便在你身边安葬我的骨。

    你站在坟前呼唤,

    听听回声,

    我的骨发出□□,

    和你的声音呼应。”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