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千金归来6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江/文/学/网,正章将在次日20:00替换更新,作者糊口不易,请支持正版。

    防盗温馨小贴士:

    贴士1,如不想看防盗章节,可于每天20:00后只购买倒数第二章。

    贴士2,如提前购买防盗章也不要紧,第二天20:00后来看就行了,必然会比小天使们已购买的3000字多一些字数。

    贴士3,ios系统看app的小天使们,记得清缓存哟~

    待她吟罢,哭毕,我才突然现身,说:“妹妹!你终日悲哀,也应该够了吧!再悲哀哭泣下去,你的眼泪可是淌不尽的。悲哀哭泣没有任何好处。”

    “你别阻挠我!”她说,“你如果一定要干预,我只好自杀了。”

    那以后,我沉默着,任她身穿丧服,悲哀哭泣。

    到了第三年,我对于眼前这桩磨人的事,已经感到无比的忿恨,难以忍耐。有一天,我又走进她的哀悼室,我妻子正坐在屋里她砌的坟前,长吁短叹,道:“我的主人哟!我好久听不到你的声音了。你怎么不回答我呢?”

    她说罢,接着吟道:

    “坟啊,

    坟啊,

    他的英俊逝去了吗?

    还是被灿烂的景象磨灭了?

    坟啊,

    你不是天,不是地,

    为什么太阳和月亮会在里面汇聚?”

    她向黑奴的赞美和致哀,使我怒火中烧,忿恨更加炽烈,因而忿然质问道:“你到底要悲哀哭泣到哪一天呀?”我继而吟道:

    “坟啊,

    坟啊,

    消灭他的黑色了吗?

    或者是那肮脏的景象。

    坟呀,

    你不是池沼、锅釜,

    为什么会聚集炭灰和渣滓?”

    听了我的诅咒诗,我妻子一骨碌站立起来,说道:“该死的!原来是你干的这桩坏事情,砍伤了我的情人,摧残了他的青春,叫他三年来在不死不活的境况中受苦受难呀。”

    “不错,确实是我做的。”我说着,拔出宝剑,握在手里,走过去预备杀他。

    我妻子听了我的话,见我决心要杀她,便笑了起来,说道:

    “滚开!要重演过去的事,那可不容易啊!我不能让死人复生,但我能够让你受罪。”于是她张嘴喃喃地念了些什么咒语后,说道:“凭着我的法术,你的下半截身体变成石头吧。”

    从那以后,我站不起来,睡不下去,下半身是没生命的石头,上半身却是行动自由的活人。我的下半身化成石头以后,整个城市,包括街道、庭园,也都被她的魔法控制了。城中原来住着□□、基督、犹太和袄教四种宗教的信徒。他们着魔之后,全都变成了鱼类。□□教徒变成白鱼,袄教徒变成红鱼,基督教徒变成蓝鱼,犹太教徒变成黄鱼。原来的四个岛屿着魔后,变成四座山岭,围绕着湖泊。从此以后,她尽情虐待我,每天打我一百棍,打得我皮破血流,然后在我身上披一块毛巾,再把这件华丽的衣服穿在外面。

    魔法城的毁灭

    着魔青年谈了他的经历和遭遇,忍不住伤心哭泣,吟道:

    “主宰呀,

    你的判决,

    我甘心忍受,

    只要这是你的意愿。

    他们暴虐、作恶,

    他们侵害、掠夺,

    忍耐吧,

    也许我们可以得到天堂的一角。

    这一切的遭遇,

    使我束手无策,

    寸步难行,

    只祈求着穆罕默德。”

    青年吟罢,国王抬头望了他一眼,说道:“青年人,我知道这个隐秘之后,可是又添了一重新愁了。不过,请告诉我吧,你妻子在哪里?受伤的黑奴所栖息的坟墓在什么地方?”

    “黑奴睡在哀悼室中的坟墓里,至于我的妻子,她住在隔壁的大厅里。她每天日出时都到这儿来,脱掉我的衣服,打我一百棍,打得我痛哭流涕,声嘶力竭,不能动弹,然后她才往哀悼室去侍奉那个黑奴,给他端汤送水。待到天一放亮,她就又要来了。”

    “向安拉起誓,青年人,我一定要替我做一件好事呢。我将解救你。”

    国王陪青年人一直谈话到深夜,然后才睡觉。

    第二天黎明前,国王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提起宝剑,一直走进哀悼室,室中摆着灯、烛、香料和药膏。他走过去,一剑砍死黑奴,把他的尸首扔在宫中的一眼井里,然后回到屋内,拿黑奴的衣服裹在身上,手中握着宝剑,倒身睡了下去。

    过了约一小时,那个妖婆果然来了。她先脱去丈夫的衣服,痛打一顿。她丈夫苦苦哀求,说道:“妹妹哟!求你可怜我吧。”

    “你可怜过我吗?你为我而谅解过我的情人吗?”她反问着继续痛打,直打得丈夫皮破血流,自己也精疲力尽,才给他披上毛巾,把锦袍罩在外面。之后,她手中端着一杯酒、一碗汤到哀悼室去,侍奉黑奴。在哀悼室里,她走到坟前,哭着说道:“主人哟!你回答我呀,有什么心事,对我讲吧。”

    她继而吟道:

    “我流了无尽的眼泪,

    但阻塞啊,几时才能冲开?

    嫉妒者从中作祟吗?

    那他应感到心满意足,

    难道你自己在拖延,不让我们聚首。”

    吟罢,她痛哭流涕,说道:“我的主人,你说吧,有什么话,尽管告诉我。”

    国王压低嗓子,摹仿黑奴的口吻说道:“唉哟!唉哟!毫无办法,只望万能之神安拉救援了。”那个妖婆听见黑奴开口说话,欣喜若狂,大叫一声,昏迷了过去,一会儿后,她醒了过来,叫道:“主人哟!主人哟!”

    这时,国王用更微弱的声音说:“你这个讨厌的家伙!你使我病弱,难以恢复呀。”

    “怎么会这样呢?”

    “你天天拷打你的丈夫,他哭泣的求救声扰乱了我,使我通宵达旦,难以入睡。他的祈祷和咒骂使我不安,心绪纷乱。若不是你的扰乱,我该早已恢复健康了,因此,我才一直不理你呢。”

    “既然你许可,我饶恕他好了。”

    “你饶了他,让我们安静吧。”

    “明白了。”

    她站起来,马上走进宫去,取出一个碗,在碗里装满水,念了咒语,碗中的水忽然沸腾起来。她把水洒在丈夫的身上,说道:“你是因为我的法术而变形的,凭着我咒语的法力,恢复你的原形吧。”她说罢,青年果然霎时恢复了健康,站了起来,他心中无限快慰。

    “滚出去吧,”她骂道:“以后不准你再到这里来,否则我就杀掉你。”待青年离开宫殿之后,她才从从容容地来到哀悼室中,对黑奴说:“出来吧,我的主人,让我看看你,我会为你的健康而快乐的。”

    “你都干了什么?”国王把声音压低说,“你用这样的方法医治我,这可不是根本的办法呀。”

    “我亲爱的人哟!什么才是根本的办法呢?”

    “你这个该死的讨厌家伙!岛国的国民还都忍受着灾难,每到夜静更深时,湖中的鱼都会抬起头,向安拉祈祷求救,并且咒骂我,这才是我不能恢复健康的真正原因。去吧,你马上去解救它们,再来救我出去吧,现在我的健康已逐渐恢复过来了。”

    “以安拉的名义起誓,主人呀!以我的头和眼睛作保,我这就去解救他们。”

    当时她认为真是黑奴在跟她说话,因而高兴得昏了头,立刻动身,兴高采烈地跑到湖畔,伸手掬起一捧水,喃喃地念了咒语,湖中的鱼突然活跃起来,霎时都恢复了原状,变为各种各样的人类。开了魔禁,百姓得到解救,河山城镇顿时恢复旧观,人们买的买,卖的卖,农工商贾,兴旺繁荣。

    这时妖妇匆匆赶回哀悼室,向假黑奴说道:“把你那双慈祥的手伸出来,让我牵你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