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千金归来9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唉,真是作孽……”

    陈家祖宅中,陈碧枝擦了擦眼角看着新闻中播放的视频,高毅含着两泡泪说:“妈妈我们去看蛋皇吧,它生病了,呜呜……”

    陈碧枝没说话,想着刚才的视频,里面的女孩子她不是第一次见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就有种莫名的好感,现在更觉得心疼。或许歌里唱的天使就是她,又或许,对她来说,蛋皇才是她唯一的天使,也是她唯一的天堂。

    她忽然生出一种想要帮助对方的冲动,可是,对方需要她帮忙吗?陈碧枝暗自叹了口气。

    可令她意外的是,第二天,她竟然真的看见了这个小姑娘。

    就在她家门口。

    “你是……?”陈碧枝疑惑道,她有些怀疑自己认错了。

    “阿姨您好。”俆妙君赶紧自我介绍:“我叫谢瑶,是熊猫基地一名饲养员,请问高雅小姐是住这里吗?”

    “还真是你啊!”陈碧枝一下子笑起来,“我说看着这么眼熟,你认识小雅?她现在不在家。”

    就是要趁她不在!主任不知道捐助人是谁,她还能猜不到吗?即便不是高雅也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只是,俆妙君没料到陈碧枝居然认出了自己,想必曾关注过蛋皇的新闻,如此正好,她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不在么……”

    “谢小姐,你找我们家小雅什么事?我帮你给她打个电话。”陈碧枝见她神色不好,不知怎的,心里就有点难受,总想帮她做点事,于是说:“你要去b国我也看过新闻了,如果你不想去,阿姨到是能帮你。”

    “真的吗?”俆妙君双眼一亮,闪闪发光地盯着陈碧枝,晃得她头都快晕了,鬼使神差地拉过她的手:“阿姨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

    俆妙君:“……”

    怎么又不按套路走了?

    就在这时,套路终于出现,原来是高昶回来了。

    他刚下车,就见陈碧枝拉着一个小姑娘的手,但以他的角度只能看见背影,于是毫无警惕之心,“碧枝,你站门口做什么?”

    “你回来了啊?”陈碧枝一脸笑意,牵着俆妙君迎向他:“这位是谢瑶谢小姐,就是小毅很喜欢的那只蛋皇的饲养员。”

    沉默,突然降临。

    俆妙君的眼睛一点点地睁大,眼神中满是疑惑,好奇高昶与陈碧枝的熟稔,她迟疑问道:“高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高昶恼羞成怒:“你跑来这儿干嘛?!”

    微妙的气氛让陈碧枝生出一丝不安:“怎么,你们好像……认识?”说着下意识松开了谢瑶的手。

    “我们……”面对一老一少两张略有相似的脸,高昶觉得自己仿佛被脱光了衣服架在火上烤,又羞愧又恐惧,他忽然意识到,这是她们母女有生以来头一次见面。

    就在这时,又一道爽朗的声音传来:“妹妹,妹夫,你们站门口干嘛?”

    高昶一见来人只觉得双腿发软,若要问他在陈家最怕的是谁,自然不是他的太太,也非诸事鲜少过问的陈老爷子,而是陈家现任掌权者,陈碧枝的哥哥陈碧城。

    而此刻,偏偏被对方叫破了身份!

    “妹夫?”他见谢瑶果然一脸震惊,这个女儿一直以为谢萍是她亲妈,而自己是谢萍多年的男友,还曾问过自己为什么不和谢萍结婚,他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

    “高叔叔,你不是说你不接受家里给你安排的婚事,而你父母对我妈未婚生子也有所顾虑,一直在阻挠你们,所以你才要跟他们打持久战吗?!”

    对,他当时是这么骗她的。

    “我以为是我这个拖油瓶连累了我妈妈,没想到,你已经结婚了。”俆妙君冷冷一笑,眼神中却流露着哀伤。

    完了!高昶只觉脑袋嗡嗡作响,什么反驳的话都想不出来,就这么愣在当场。

    而等待他的,是陈家的震怒!

    那天,俆妙君发泄一通后从陈家哭着跑走,很快就接到来自上面的通知,告诉她可以继续留在熊猫基地照顾蛋皇。

    她知道,一定是陈碧枝在出手干涉。

    加上民众反对声太大,就连b国都网友在国家动物园网站留言,希望他们不要抢走蛋皇的奶妈,b国方将情况反映给熊猫中心,中心领导心里各种冤,他们不过是看在捐助人的面子上想给谢瑶开扇后门,怎么就里外不是人了?谢瑶不领情不说,就连捐助人母亲都打电话来表示关切,他们怎么这么倒霉?!

    当晚,俆妙君将好消息分享到微博,蛋皇粉们普天同庆奔走相告,评论里是各国语言的“好人一生平安”,万分和谐,有如不可说片的求种子论坛,而她顺风顺水的同时,陈家早已是阴云密布。

    高雅怎么都没想到,她不过是想支开谢瑶,居然就被对方找上门来了?还那么巧偏偏撞破了他们一直以来隐瞒的真相!这么小概率的事件?难道真是天意?

    高昶和谢萍一个劲指责她,她恼怒的同时也后悔不已,此时不知陈碧枝查到了多少,尽管这一世他们小心翼翼防备,但真有目的性地追查,这秘密多半藏不住,毕竟,那护士一家人只是出国了,还没死呢!

    如今陈碧枝是彻底不信任高昶了,不论他怎么解释,怎么怨怪是谢萍倒贴,陈碧枝就是认准了他的背叛,毫不留情地将他赶出了陈家!

    高雅只希望她重生以来的行事能逃过陈家的法眼,如此就算被查出她不是陈碧枝的亲生女,也能像前世一样留在陈家,她就还有机会,否则她就算有些预知能力又如何呢?离开了陈家的舞台,她那些本事还能发挥几成作用?

    她剥丝抽茧地回忆着各种细节,近日陈碧枝对她,并不像是厌恶的样子……

    高雅在房中患得患失,却不知陈碧枝已经在前往熊猫基地的路上……

    **

    “望望,下来。”

    俆妙君用杆子戳了戳望望的屁股,对方正爪托下颚,坐在树叉上静静思考着熊生。

    见望望毫无反应,俆妙君不再管它,又走到另一棵树下,这棵树更高更壮,上面也坐了更多的团子,数一数,足有五只,就像一串芝麻丸子。

    有的侧卧,有的横躺,有的倒挂金钟,有的紧紧抱住东南枝,总之造型千奇百怪五花八门,俆妙君像刚才那样捅了捅团子们的屁股,叫着它们的名字,然而没熊理她。

    游客们发出善意的笑声,熟悉蛋奶妈的人知道她要发大招了。

    下一秒,就听蛋奶妈道:“蛋皇,下旨吧。”

    于是不远处跑来一只团子,正是抑郁症迅速好转的熊中蛋皇,马中赤兔??它屁颠颠地跑了过来,先是抱住蛋奶妈的腿蹭了蹭,接着支起上身,往树干上一扑:“啾啾!!”

    这棵树上的团子们集体一愣,倒是不见什么动作,另一棵树上的望望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连滚带爬地滑溜下树,小跑过来乖乖地坐在蛋皇身边。

    蛋皇并不理它,而是迅速攀上了树,一拳,一腿,一拉,一扯,熊猫们就像下汤圆似的一只只往下掉,发出阵阵闷响,最后,只见它伸出熊掌,糊上了大溪的熊脸,对方仰面从树上跌落,在风中挥舞着四肢,“噗”的一声掉在草地上。

    游客中有小孩子担心地说:“熊猫摔死了吗?”

    他的母亲微笑着拍拍他:“看,熊猫没事呢,蛋皇有分寸,熊猫宝宝们知道协调。”

    果然,几只从树上摔落的熊猫迅速爬起来,乖乖挨着望望坐好,排成了一排,齐齐抬头仰望树上的蛋皇,就像在仰望它们的王。

    下一秒,只听“咔嚓”一声,蛋皇伴随着断裂的树枝一起摔了下来……

    俆妙君:“……”

    众熊:“……”

    游客:“……”

    望望箭步冲过去愤怒地抓起那根树枝,歇斯底里地旋转摔打,却因身体肥胖重心不稳而摔了个四脚朝天,但它毫不气馁,再次抓起树枝,狠狠来了一记过肩摔,这才喘着粗气骄傲地坐回原位,是它,维护了王的尊严!

    杨昭:“……………………………………………………………………”

    陈碧枝到来时,恰好就遇见了这一幕,她看着谢瑶站在树下,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忍不住酸了眼,这是她的亲生女儿,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已经长到这么大了……

    在陈碧城的帮助下,她很快查出了当年的真相,那一瞬间她恨不得将高昶和谢萍碾得粉碎,她以为完美的家竟然只是个幻象,到头来她不过是在幻象中睡了二十多年的愚者,糊涂又可悲,更可怕的是,她疼了这么多年的女儿高雅,竟然早就知道真相,却背着她和亲生父母们串通一气,甚至还企图骗她的财产!

    还好,她和父亲兄长住在一起,陈家掌权人不是她。

    高昶的背叛并不是最让她寒心的,高雅才是,他们和谢萍一家三口,那她又算什么呢?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过去,未来,什么都没有了,然而她很快清醒了过来,她还有高毅,还有亲女儿,她还有现在。

    陈碧枝静静地看着谢瑶,女孩大方,温柔又善良,原来她的女儿这样好,即便没有她的保护,即便被谢萍刻意冷待,常年生活在冷暴力中,却依旧充满了勃勃朝气,就像盛夏的阳光。

    她深吸口气,按捺住激动的情绪,对身边的秘书点了点头。

    等到熊猫们终于睡去,俆妙君脱了口罩走出来,刚进入员工通道就听人叫她。

    俆妙君转头一看,不远处站着位气质优雅的妇人,她浓眉一扬,陈碧枝竟这么快就找来了?

    见她沉默,陈碧枝心下一叹,缓步上前:“瑶瑶,我已经向你们领导请过假了,希望能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