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7首||发城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如果你看到这段话,说明你看到了防盗章节,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正章将在次日20:00替换更新,作者糊口不易,请支持正版。

    防盗温馨小贴士:

    贴士1,如不想看防盗章节,可于每天20:00后只购买倒数第二章。

    贴士2,如提前购买防盗章也不要紧,第二天20:00后来看就行了,必然会比小天使们已购买的3000字多一些字数。

    贴士3,ios系统看app的小天使们,记得清缓存哟~

    她说:‘儿啊!我是你的亲生母亲,对你有养育之恩,你怎么能让我□□身体呢?’你对她说:‘你不脱,我就杀死你。’你取下右面墙上挂着的宝剑,用剑逼她脱衣服。她会欺骗你,向你苦苦哀求,你可不能心软。她每脱一件衣服,你得催她马上脱下一件,不停地胁迫她,逼她一直脱光,她才会倒下去。这时候才能算破除了整个魔法护符,你的安全才有了保障。然后,你可以直入宝藏了。那里面金银成堆,你别管它。宝库的正上方有间密室,门上挂着帷幕。你揭开帷幕,就可以看见那个叫佘麦尔答的预言者睡在一张金床上,他头上有圆月般闪光的观象仪,身上佩着一把宝剑,手上戴着一枚戒指,脖子的项圈上系着一个眼药盒。那四件法宝,你必须全都取来。你一定要记牢我告诉你的各种方法,一点儿也不能忘记。你照我的指示一步一步地做下去,才不会吃亏的。”

    迈德一次次耐心地重复这些话,直到朱特对他说:“我明白了。不过按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可真要有天大的胆量,才能破除魔法呢!这太恐怖了。”

    “别害怕,朱特。他们都是失去灵魂的幽灵。”

    “好吧!一切都托付给安拉吧。”

    一切商量妥当后,迈德撒下*,念了咒语,河水逐渐枯竭,河床里现出宝藏的大门。朱特走到门前,一敲,里面果然传出询问声:“谁敲宝库之门?”

    “我是朱特·哈迈。”他回答后,果然大门洞开,有人冲到他面前,举剑大喊:“伸出你的脖子吧。”他伸长脖子,那人一砍,便倒下去死了。他用迈德教的方法,同样开了第二道门,并一直顺利地破除了前六道门的护符。

    最后,他母亲出现了,对他说:“儿啊!你好吗?”

    “你是谁?”

    “我是生你养你的母亲啊。儿啊!我十月怀胎,痛苦分娩,好不容易才生下你呢。”

    “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吧。”

    “你是我的儿子,怎么竟让我赤身露体呢?”

    “快脱吧!否则,我砍掉你的脑袋。”朱特用宝剑逼着她,“你不脱,我就杀死你。”

    他们彼此纠缠、争执。朱特的母亲在他的胁迫下,终于脱下一件衣服。朱特喝道:“快脱剩余的。”经过多次纠缠,她又脱下一件。当她脱得身上只剩下一件衣服时,忿忿地对朱特说:“儿啊!我真是白养你了。你让我脱得只剩一件衣服,这像话吗?你真狠心,这是大逆不道的!”

    “是的,你是对的,你留下那件衣服吧。”

    朱特刚说完,他母亲便大声喊起来:“他借了!你们来揍他呀。”宝库中众人闻声赶到,一齐动手,拳头雨点般地落在他身上。这一顿揍,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被暴打一顿后,被扔出门外。宝库的大门又关上了。

    第二次进宝藏

    朱特被赶出门外,迈德忙救起他,接着河水泛滥起来。迈德不断念咒语,才把朱特念醒。迈德问道:“可怜的人哟,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冲破各种障碍,到达我母亲那里。我逼着她脱衣服时,我们争执起来。当她脱得只剩一件衣服时,对我说:‘别再□□我吧。’我可怜她,不再逼她脱,可是她喊了起来:‘他错了,你们来揍他吧。’霎时间,不知从哪里来了许多人,对我拳打脚踢,差点把我打死。他们把我抛出门外,我一直昏迷,别的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不是一再嘱咐,叫你别做错吗?这样倒好,你不仅害人,而且害己。如果她脱光衣服,那我们就成功了。而现在,你只能呆在我这儿,等到明年的今天,我们再从头开始,重新来开启宝藏吧。”他说着大声一喊,两个仆人迅速赶到,他们拆卸下帐篷,牵来两匹骡子,各骑一匹,怅然回到非斯城。

    朱特仍住在迈德家中,好吃、好喝,每天一套新衣,生活得安逸舒适。不知不觉过了一年。迈德对朱特说:“这一天终于又到了,让我们再去探宝吧。”

    “好的!”朱特答道,于是跟迈德一起,骑上仆人预备好的骡子,又一次来到河边。仆人张开帐篷,铺好被褥,迈德取出食物,二人饱餐一顿后,迈德仍像上次那样取出竹竿、玻璃片和*,说道:“朱特,请听我嘱咐。”

    “不!迈德先生,我忘不了挨的毒打,当然也忘不了你的嘱咐。”

    “这么说,你会记住我的嘱咐?”

    “当然,我记得清清楚楚。”

    “爱护你的生命吧。其实那个妇人不是你真正的母亲,她是以你母亲的形象出现的一道护符。她要阻挠你去取宝。第一次你能侥幸生还,如果再出差错,你可难免杀身之祸了。”

    “这次如果再犯错误,就让他们烧死我吧。”

    迈德撒下*,一念咒语,河水又干涸了。

    朱特走到宝库门前,一敲,大门应声而开。他一如既往地前行,破除护符,叫开七道大门,又见到他母亲。只听他母亲的声音又道:“儿啊,欢迎你!”

    “谁是你的儿子,该死的妖怪,快给我脱衣服吧。”

    她见阴谋不得逞,只好把衣服一件件地脱掉,脱到最后一件进,朱特严厉催逼:“该死的妖精,快脱!”她刚脱下最后一件衣服,立刻变成干尸,僵直地倒下。朱特冲了进去,只见宝库中金银成堆,可他不管,一直冲到密室,果然见到预言家佘麦尔答躺在床上,腰佩宝剑,手戴戒指,胸挂眼药盒,头上摆着观象仪。朱特从他身上取下宝剑、眼药盒、戒指、观象仪,然后一路退出密室。只听得仆人向他欢呼祝贺道:

    “祝贺你,朱特!你成功了!”

    他在一片欢呼庆贺声中走出宝库,回到迈德身边。

    迈德停止念咒语,灭了*,跳起来拥抱他,问候他,收起四件宝物。然后,两个仆人收了帐篷,牵来两匹骡子,两人跨上骡子,一起悠哉悠哉地转回非斯城。

    朱特带宝还乡

    回到家中,迈德从鞍袋里取出食物,摆出丰盛的筵席款待朱特,说道:“吃吧,吃吧。”于是两人饱餐一顿。宴毕,迈德说道:“朱特!你为我的事背井离乡,成全了我,我要回报你。你希望得到什么,请尽管说,我会满足你的愿望的。你付出了辛劳,这是你应得的。”

    “先生,你能把这个鞍袋送给我吗?”

    “行,你拿去吧。如果你还需要什么,我也会给你。这个鞍袋只能给你吃的东西,用处不太大,这次你远道奔波,辛苦一场,我许诺要让你满载而归,除了这个鞍袋外,我还要送你一袋金银珠宝。你回家后,去做买卖,赚些钱来贴补家用吧。至于食品,你不用花钱,想要什么,尽管伸手到鞍袋里取,仆人会给你预备的。就是每天要一千种菜肴,也不会落空的。”

    迈德又取了个鞍袋,分别装上金子、珠宝,送给朱特,并命仆人牵来骡子,把两个鞍袋搭在骡背上,说道:“骑这匹骡子回家吧,这个仆人会领你到家的。之后你取下鞍袋,把骡子交仆人带回来。希望你严守秘密。走吧,安拉保佑你。”

    “愿安拉赐你福份。”朱特衷心感激迈德,向他告辞,跨上骡子,随仆人启程,离开摩洛哥,直往埃及。

    经过一天一夜的跋涉,他第二天清晨到达埃及。

    刚进城门,他就看见母亲坐在路边乞讨,有气无力地喊道:“看在安拉的情面上,给点吃的吧!”他见状后大吃一惊,立刻下骡,扑在母亲身上。

    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