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陆行厉的察觉

沈安安陆行厉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新妻难宠: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陆时言去到阳台,果然看到那盆中世纪红茶花。

    他一个人看了许久。

    开得如此娇艳,仿佛回到当年陆夫人还在的时候。

    他年纪最小,大哥不愿意做的事情,母亲总逼他做,每天早上陪她赏花,听她讲解如何护理花草。他甚觉无聊,现在也只能依靠回忆去思念。

    陆时言若有所思,继而复杂的看向盛安安。

    盛安安刚吹好头发,客厅柔和的灯光洒落在乌黑而浓密的发上,瓷白的面容有淡淡的温柔光润。

    “你怎么找到的?”陆时言问她。

    据他所知,大哥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找,却一无所获。

    “我自有办法。”盛安安不想供出肖老爷。肖家是一个传承世家,越少人知道越好。

    却见陆时言眼底的怀疑,盛安安想了个理由搪塞:“我外婆以前在江城也是认识许多人,她告诉过我,让我有困难就去请他们帮忙。”

    此话不假。

    沈安安的外婆曾在江城辉煌过,累积下不少人脉。沈安安的母亲更是一个才女,如今沈家拥有的财富都不是沈玉良的。

    沈玉良霸占了原配家产,逼走幼女,外婆也因食物中毒落得痴呆被遣送回乡下。

    她想到沈玉良一家享受着不属于他们的富贵,自己却无法接外婆回来,心里寒意更深。

    不急,该她的她会一一拿回来。

    陆时言似是信了盛安安,却不知道她的真心用意。

    他看着她,问:“你为什么不直接找大哥,这样你还能道个歉!”

    盛安安蹙着眉:“我道什么歉?”

    “你这么做无非是想戴罪立功,你不找大哥却找我,是希望我给你说好话,好让大哥原谅你?”陆时言猜测道。

    他越想越对,先摆明态度:“我不会帮你的。”

    盛安安简直要气笑:“你和陆行厉真是一个德行,都一样不讨人喜欢。我没做过亏心事,用不着他原谅我。你把花拿回去,随便你找什么借口,只要别让陆行厉知道是我就行。这点小事,你能办好吧?”

    陆时言定定瞧着她:“你认真的?”

    盛安安微扬起脸:“当然。”

    “可以啊。”陆时言还是觉得盛安安在耍花样,他小心翼翼的捧起那盆花,傲娇道:“我要走了,你别后悔。”

    他故意走得慢,想看沈安安能憋多久,她肯定还有后话!

    “快走,磨蹭什么呢?”盛安安不耐烦道。

    她要睡觉!

    陆时言:“”

    这女人,简直不识好歹!

    陆时言回到自己车上,把花仔细放好后,抬头望向某一处:那公寓的灯已经熄掉。

    陆时言点了支烟,直至燃尽也没抽上一口。

    许久,他似笑非笑低喃:“沈安安,你死心吧,我不会帮你和大哥和好的。”

    回去路上,陆时言开慢了很多,到家已经过了十二点,陆家一片黑灯瞎火,老爷子睡得早。他没进家门,而是直接去后花园里的花房。

    把花放回原处,明天一早海叔会第一个发现,自然会问起。

    陆时言想好了说辞,明天再说也不迟。

    “怎么来的?”陆行厉突然出现在花房门口,问道。

    陆时言吓一跳,心虚地叫:“大哥!”

    他的过激反应在陆行厉眼中尤其生疑。

    陆时言只得轻咳掩饰心慌。

    陆行厉走进花房,自然一眼就看到那盆开得极好的中世纪红茶花,再问:“怎么来的?”

    陆时言道:“托朋友找的,朋友的一个朋友。”

    陆行厉挑眉,又问:“我认识吗?”

    “不认识。”陆时言不假思索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中间转过好几手,反正最后就是找到了,运气好吧。”

    “嗯。”陆行厉颔首。

    他薄凉的眸子在看向那盆花时,有了些许温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