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本来面目!

天香瞳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

    “而是他本来的面目,就是这样!”

    李清曼娇容更是惊疑。

    王康沉声道:“大陆第一杀手,千面郎君,无人之其真正姓名,年纪,体貌,他一直都是伪装示人,千面千名,而现在他的伪装已经褪了!”

    “对!”

    张纤纤走了过来,开口道:“青衣就是擅长易容术,其实易容术的本质,就是伪装。”

    “通过画妆,面具等一系列手法改变原本的面容,最常用的就是面具,面具制作是一门高明的技法。”

    她低沉道:“还有一种最厉害的也是最残忍的,就是把人整体的面皮剥离,经过一系列复杂的制法,足矣以假乱真,也是最真实的!”

    “啊,这……”

    李清曼一阵的恶寒。

    “而最厉害的易容大师,不但能够易容,还能易形换肤,这就需要本身所修特殊的功法,并且需要从很小就开始用特殊的药液长时浸泡,改变骨质……总之是很复杂,条件也很苛刻!”

    张纤纤开口道:“我想金季同就是这样,只不过不知是什么缘故,使得他的伪装脱离,这就是他的本来面目!”

    除了惊异,就是惊异。

    之前都见过李风是什么样,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可这差别也太大了。

    面前完全是一个糟老头子,在右眼角还有一片狰狞的胎记!

    “如果是这样,那他岂不是……”

    “该死!”

    剥人脸,制面具。

    李清曼闪过一抹杀意,显然是张纤纤的描述,让她觉得太过残忍。

    “哼!”

    王康冷笑道:“什么千面郎君,原来是个千面老头。”

    虽然不知是什么缘故,金季同会变成这样,但他也能看得出来,现在这个金季同出状况,对他已经没有威胁……

    而失去伪装,露出本来面目他,极其的不自信,甚至都有些怕人。

    “你做了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

    他还是想不通。

    “把他抓住,废了他!”

    王康可是不管什么原因,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踏!”

    “踏!”

    就在这时,从周边有着大批穿着甲胄的军士围过,他们手持着弓箭,瞄准这个方向,戒备森严。

    北舒城的城卫军来了……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惊动官府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用管,把这些人先处理了再说。”

    好不容易才引得他们动手,虽然金季同这有些莫名其妙,但机会难得,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唰!”

    本来还没怎么反应过来的人们,又被这动静吸引,一时没注意。

    而之前幽若谷的那两个人突然攻击发难!

    其中那位乌长老大刀扬起,直接劈斩了过来。

    刀气纵横,散发凌厉之意。

    “小心!”

    李清曼等人立即抵挡。

    王康也不由的护着林语嫣后退。

    “不好,他们要救金季同。”

    他立即反应过来,还是慢了一步。

    这个乌长老不要命的攻击,而另外一个钱长老趁机闪过,一把抓住了金季同,逃了出去,或许是用力太猛,又突然的缘故,从他的身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

    “追!”

    “快追!”

    “不要让他逃走!”

    刚沉寂几分的场面又起了激烈的战斗!

    “你该死!”

    李清曼狭长的美眸杀意闪动,眼前这个所谓的乌长老三番五次,显然让她真正的生气了!

    她的手腕旋转,剑花舞动,轨迹让人琢磨不透,直接向乌长老刺去。

    “叮!”

    “叮!”

    只不过三招,乌长老的胸前就被刺了一剑,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再另外一侧又一有柄剑刺了过来,同样的招势,却更加的凌厉。

    这柄剑的主人,也是一个女子。

    她穿的衣服极其大但,身材也极为的火辣,外露的肌肤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

    她正是云妍。

    此刻终于回来了。

    “你去追,我来对付他!”

    李清曼没有犹豫,向着带走金季同的钱长老追去……

    而这时。

    从旁边有一个金宇商会的高手拦了过来。

    “你找死!”

    李清曼剑花舞动,似是形成一片剑网将此人覆盖,只是一瞬,便见的血滴四溅。

    而那个人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

    此刻,金宇商会这边的人像是疯了一样,捍卫不死,前赴后继的阻拦……

    李清曼娇容冰冷,杀意弥漫,将所阻拦之人全部杀死。

    如同杀神,死在她手中的武道宗师已有两人,实在令人惊惧。

    但也因此,而失去了最佳的追击时间。

    好在还有几人追了过去……

    “立即停止,否则我们便要射杀!”

    这时有一人大声喊着,这是一个中年人,身穿官服,城卫兵就是他带来的。

    “该死!”

    王康面色不太好看,这帮人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这个时候来。

    只是很短的时间,战斗已经停止,金宇商会这边的人有的死亡,有的失去战斗力,包括那位乌长老。

    总体来说,是个不错的结果,可金季同却被那位钱长老带跑了。

    不过逃走时,他被枯叶老人击中,也有了伤势,应该跑不远。

    “立即安排人去追,一定要抓住。”

    王康对着一个人吩咐道。

    “谁都不许离开这里,谁敢离开,杀无赦!”

    “我是北舒城城主,李栋,我再说一次,谁敢乱动,杀无赦!”

    这个中年人带着大批的兵卒靠近过来。

    “来人,把这些作乱之人全部羁押,谁敢反抗,杀无赦!”

    连着几声大喊,使得这里充满了肃杀之气。

    “怎么办?”

    张纤纤开口道:“惊动官府,对我们并不利,还有那个跑调的金季同。”

    王康没有说话,他看到在刚才金季同所在位置那有一块牌子,他走过去捡了起来。

    这牌子有巴掌大小,不知是什么材质制作,分量很重,其上刻画着一副图案。

    这是一座山峰,高耸入云又充满缥缈之感。

    而在牌子的正中,有着金宇二字!

    “这是……”

    张纤纤美眸惊疑。

    会长令牌!

    王康立即就认了出来。

    他听张良说过,金宇商会的会长有一块专属的令牌,见牌如见人!

    这可是好东西,想必是在金季同的身上,慌忙逃走间而掉落。

    王康将其收了起来,若是利用得当,可是有大作用。

    “少爷,那个北舒城城主要抓我们!”

    这时周青走了过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