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4章 爸爸他想你了

作者:陈慢慢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凌虚幻镜之凤栖传说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 ,最快更新蜜爱1v1:席少,轻点宠最新章节!

    “好你个乔言!你想想就算了,居然敢明目张胆的见上面了?”

    “丽文……”乔母顾不上跟秦暖叙旧,拉开在暴走边缘的女人,劝慰他们,“乔言和暖暖只是同学……”

    “同什么学?他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样!”丽文尖着嗓子,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是她,一定是她!说,你们到底还做过什么?”

    大清早,来菜市场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家庭主妇,对八卦尤其敏感,此刻,各个伸长了脖子一看究竟。

    众目睽睽之下,丽文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还撒起泼,打起滚了,“这日子我没法过了!离婚!乔言我要跟你离婚!”

    乔母有些慌了,“丽文,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哎,乔言,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样一家子,都不用想象,也知道乔家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站在一旁的秦暖抿了抿唇,刚要开口解释,一直无动于衷的乔言,比她更快一步的出声,“没关系,我跟她没关系!”

    他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就连眼神,都没有出现丝毫的波动。

    他对着秦暖的脸,一字一句说下去,“我根本不认识她。”

    “乔言,你骗谁呢?”丽文显然不肯信。

    乔言没再多解释,撇开丽文的手,转身就要走。

    与此同时,一个长相出众,皮肤雪白的小包子从他身旁闪过,声音带着稚气:“妈妈!”

    小包子冲到同样相貌惊艳的女人跟前,仰着脑袋,张开手,唇红齿白的模样可爱到不行,“妈妈,抱……”

    “你长大了,妈妈抱着多累?”

    小男孩儿的身后,一位身材颀长的男人徐徐走来,嗓音优雅好听,长相更是一看就挪不开眼。

    面无表情的乔言,在原地僵住,盯着男人的双眼呆滞。

    男子没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他走到母子身旁,自然地接过漂亮女人手上的东西,语气比方才还要温润,“老婆,辛苦了。”

    温馨的一幕,让许多人缓过神,好奇地打量三人,猜测这是一家三口?

    也是,男人都喊老婆了,孩子又七分像父亲,三分像母亲,加上他们身上都穿着同款式的亲子装,一定是一家子没错了。

    确定了他们的关系,众人又不约而同望向泼辣的女人,对她刚才的话感到可笑。

    人家是有丈夫孩子的,而且看他们相貌不凡,就乔家那条件,能比得过他们一根手指头?

    大家没了兴致,一哄而散。

    乔母听闻过秦暖结婚,却没见过顾向席,此刻对他身上的气质还挺讶异的。

    恐怕身世不简单吧?

    当初,她还以为秦暖会跟她儿子……

    直到乔言失意归来,她旁敲侧击过跟秦暖的感情,他不肯说,她问过几次也没再问。

    后来听闻秦暖结婚,她还好奇过嫁了什么样的人,如今一见……的的确确比他们乔家好太多了。

    她没敢上前打招呼,反而是秦暖落落大方介绍了顾向席和小西瓜。

    顾向席礼貌颔首,并没有多说。

    丽文盯着耀眼的男人看了一阵,有点自讨没趣,便把气发在乔言身上。

    如同妻子给自己介绍了一位陌生人,顾向席没往乔言身上看过一眼,拉着秦暖的手,微微低头,“走,我们回家了。”

    秦暖往乔言和丽文那边的视线顿住,眉眼弯弯的笑了,点头:“好。”

    一家三口慢步离开,有说有笑的,乔言隐约听到一句:“你们怎么过来了?”

    然后,是小西瓜清凉的嗓音:“爸爸说他想你了。“

    顾向席不紧不慢的,“你不想吗?”

    等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人群的视野,乔言还觉得晃神。

    这些年,他没去打扰秦暖,并且删掉她的一切联系方式和痕迹,不代表他忘记她。

    每一部电影电视剧,每一个采访,他没有落下过。

    镜头前,每谈及到家庭,都能看到她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有时候他就会想,秦暖的笑容里,有多少是假的?

    他一直认为,顾向席不爱她,是她自己活在梦里,直到今年的一档真人亲子节目,一下子把他曾经所有想法全部推翻了。

    而刚才真真切切所看到的听到的,他才明白,原来她真的过得很好,也很幸福。

    ……

    遇到乔言,仅仅是一幕插曲。

    偶尔,秦暖会想到乔言的落魄,乔母被人颐指气使,一切像个大谜团一样。

    没忍住,她还是去询问秦父了。

    “乔家?”秦父似乎没多大印象,想了一阵,才说,“我只知道前几年乔父重病,需要一笔钱动手术,至于什么病没清楚,乔家就风风火火办了一场喜事,有人说是冲喜,有人说女方愿意出钱治病,条件必须娶了他们女儿。乔家娶是娶了,就是没多久,听说手术失败,乔父没了。”

    “后边的事我也是听街坊说的,大都关于他们儿媳,说其实是二婚了,整天还闹,家里闹,出门闹,葬礼上也闹,成天说乔言出轨闹离婚,闹了几年也没真离。”

    在S市那段日子,秦父在顾家多多少少听闻乔言做的事,至此后,他没再跟乔家有过来往,可乔言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他还是感叹了句,“乔言是我看着长大的,没想到啊……好好一个大男人,躲在家不工作,都活成什么样了……”

    说完的秦父,原本挺唏嘘的,当听到小西瓜午睡醒了,他欢天喜地地上楼去看外孙了。

    坐在沙发上没出过声,全程看手机宛如对他们谈话没兴趣的顾向席,突然用鼻子“哼”了一声。

    秦暖:“?”

    顾向席没抬头,回得还挺坦荡荡,“气不大舒畅。”

    秦暖:“……”

    空气,陷入安静。

    先安耐不住的,还是顾向席。

    他往后靠去,样子很散漫,手上的手机被握得紧紧的,“你对乔言很感兴趣?”

    秦暖茫然地抬头:“乔言是谁?”

    嗯,道高一尺,她必须魔高一丈。

    顾向席挑眉。

    秦暖继续装傻充愣,“你说的这人我认识吗?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顾向席的声音微扬,“你确定?”

    秦暖疯狂点头,往他边上挪去,讨好地给他抚胸口,“你不是气不顺吗?这样舒服一点没?”

    “成。”顾向席很享受的眯起眼,“这人我也不认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