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打雪仗吧!

作者:潇湘冬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调教大宋楚臣重生民国娇小姐奋斗1981神医狂妃:邪王,甜甜宠毒妻难逃:仙尊,太强势!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舌尖上的大宋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 ,最快更新烈火军校最新章节!

    滚烫的开水沿着白瓷的杯壁流了进来,在杯口处升起一团白雾,茶叶在杯中沉沉浮浮,很快,瓷白的杯壁就盈满了碧色的茶水。

    见女儿乖巧的冲好了茶,谢之沛端起茶杯,啜饮了一口,接着道:“哦,原来你的父亲是顾宗堂顾次长。”

    谢襄放下茶盘的手就有些不稳。这些家长们最爱问家世,没想到连自己父亲也是一样,这才多大点功夫,几乎就要将顾燕帧家里的事情问个遍。

    她连忙抬了抬眼皮,给面前的男人递上一个警告的眼神,顾燕帧居然翘了嘴角,转头又是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

    谢之沛心里也颇惊讶,如今的顾宗堂无论是在奉安还是北平都名声很大,加上这次关于二十一条的签订问题,更是吸引了全国的目光,无论是政客还是百姓,都在看着这位顾次长将在这次谈判桌上有何表态,拒绝签约,他便是国家的英雄,一旦签约,他便是国家的罪人。

    “最近日本人在谈判桌上咄咄逼人,每次都是顾次长力挽狂澜,倘若政府能多几个顾次长这样的官员,那这个国家就有希望了。”

    谢之沛虽然是个教书先生,但是对于国家的热点时事还是十分关注的,而谈判团的一举一动更是与国家息息相关,因此,他对于顾宗堂算是了解。

    “家父常说,他只是个庸庸碌碌的政客。在他眼中,谢伯伯这样大有学问的人才是国家中兴的希望,尤其是这样的乱世,一百个政客也比不上一个学问家,因为政客只能在原有的政局上寻找暂时平衡矛盾的方法,而一个学问家,却能在一片黑暗之中找出一条崭新的道路来。”

    这一番话说的谢之沛是通体舒畅,古人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可是试问哪一个书生不想以笔为刃,在文坛政界中开辟出一片属于自己的疆土,文人皆自诩清高,谢之沛亦是这样。

    谢襄斜着眼看了看顾燕帧,没想到他这居然还有这手拍马屁的本事。

    等到她母亲走出来,顾燕帧的本事更是远远超出了谢襄的预料。

    “伯母是南方人吧。”

    “是呀,我是江苏镇江人。”面对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谢母有些发愣。

    顾燕帧摆出一副理当如此的样子,“难怪,江苏自古出美女,伯母这番风韵却是旁人所不能及的,从我进门起,看这屋里的摆设,就知道这家必然有一个腹有诗书气度雍容的女主人,见到伯母后,便想起一句诗来。”

    “什么诗?”

    “腹有诗书气自华,古人诚不欺我。”

    谢母笑出几丝浅浅的皱纹,又给顾燕帧倒茶:“你这孩子真是不错,今日留下来吃晚饭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顾燕帧郑重道。

    谢襄目瞪口呆的望着顾燕帧,他拍马屁的本事也太惊世骇俗了。

    小小的桌子上摆满了菜肴,各式珍馐美味应有尽有,谢襄看了看自己被挤在桌角的碗,抬起头恨恨的盯着母亲,回家这么久自己想吃顿酱鸭都没人给做,如今顾燕帧来了,简直比过年还丰盛。

    “唉!”顾燕帧突然叹气,引得谢母急忙去问,只见他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第一次登门拜访,本想礼貌一些,可是这样的饭菜,伯父伯母,我待会儿的吃相可能不太好看,你们多多包涵啊。”

    看着父母被逗得开心的笑起来,谢襄又惊讶又无奈。

    顾燕帧简直厚颜无耻至极,这样看来,自己回家这么多天都吃不上酱鸭也是有原因的,拍马屁这项技术,她要抽时间好好学习一下。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除了谢襄。

    在父母灼灼目光的监视下她不光要为顾燕帧倒酒夹菜,还要表现出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一顿饭下来,脸都笑僵了。

    可是顾燕帧仍是不肯放过他,临走之前用那双人畜无害的眼睛望着谢之沛,“伯父伯母,我走了,就不用送了,外面风大,谢襄出去会受凉的。”

    眼神之无辜,语气之诚恳,深深地打动了谢之沛的心,于是父亲大人大手一挥。

    “襄儿,你去送送小顾。”

    这才短短几个小时,已经叫小顾了吗?倘若他再来几次,谢襄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

    她原本疑心顾燕帧无缘无故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会儿也没工夫管了,现在看看他的表现,总觉得他大有阴谋。

    走在家门前的街道上,谢襄突然叫住了顾燕帧。

    “顾燕帧,你不要再来了,好不好?”

    顾燕帧回头粲然一笑:“为什么,伯父伯母看起来很喜欢我。”

    “算我求你了行不行,让我在家过几天安稳日子。”经过这次,谢襄算是彻底认清了,顾燕帧这座大佛她只能顺着,不能逆着。

    顾燕帧摸着下巴想了许久,才开口道:“好吧,不过,你得出来,明早八点,我在这里等你。”

    眼前那人眼带笑意,微微眯起,似一只狡猾的狐狸,不等谢襄说话,他便将手插在兜里,重新恢复那副公子调调,得意洋洋的离开了。

    次日清晨,北平又下起了雪,不同于以往的沉闷天气,竟是个难得晴天,阳光照在细雪上,折射出耀眼的银光。

    谢襄穿了件桃红色的袄子,下面配了一条月白色的长裙,踏着鹿皮靴子,一脸哀怨的来到了巷子口,天气虽然晴朗可却寒风不减,夹杂着些许雪花刮在脸上,凉的她打了两个哆嗦。谢襄踮起脚,伸长了脖子向前眺望,却仍是不见那个身影。

    “这个顾燕帧,叫我等他自己却不来。”

    谢襄一边望着脚尖,一边碎碎念,不远处的公园内传来孩子的嬉笑声,谢襄被转移了注意力,反正等着也是等着,倒不如去看看,心里这样想着,脚步也就动了起来。

    公园内,随处可见的积雪堆积在地上,想是许久没有清理,竟已堆积了有半个孩子高的厚度,一群孩子相互追逐,玩的不亦乐乎。

    这其中还有一个孩子王,闹得最疯,脸上身上都是雪,一脸灿烂的笑容宛如朝阳。

    “谢襄,你来啦!”

    顾燕帧自雪堆中爬了出来,他的身上头上皆粘上了雪花,期间不时的有孩子拿着雪球像他丢过来,看来,他这一早上与这些孩子玩的十分融洽。

    看他那副样子,谢襄想不予理会,终究是狠不下心,勉为其难朝他招了招手。

    顾燕帧向她跑了过来,带起了一阵冷风,但那笑容却将这冷风化作了三月春风,他望着谢襄,周围一片茫茫白雪映在他的眸中,仿佛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深邃的眼眸里只剩下谢襄一人。

    “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打雪仗,也不嫌丢人。”

    谢襄嘴上嫌弃着,手上却没闲着,拿着手套掸落他一身雪。

    “是他们先打我的。”

    “所以你就打他们?”

    “嗯,跟谁都不能吃亏!”

    “你可真有出息。”

    顾燕帧大笑,捡起一个雪球就往谢襄手里塞。

    “其实挺好玩的,你要不要试试?”

    谢襄连忙后退,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不要!”

    话音刚落,一个雪球就砸在了谢襄的后脑勺上,回头一看,一个小胖子怀里抱着几个雪球冲他憨笑,痛倒是不痛,但她的头发谢襄抓了抓头发上的雪指着他。

    “你”

    话没说完,又一个雪球砸在了胸口。

    “小子,够了啊,再惹我我可就揍”

    “嘭!”一个雪球直中谢襄脑门,耳边传来顾燕帧幸灾乐祸的笑声,随后,公园内所有孩子的雪球都像谢襄袭来。

    顾燕帧用腿一扫,扬起一片雪花,手臂自身后环住谢襄的肩膀,揽着她一路飞奔,一个个雪球打在他的背上迸散开来,似是绚烂的烟花。

    天上还在飘着细雪,几缕阳光投射下来,两人踏着阳光一路奔行,身旁是安宁祥和的北平城,身后是欢声笑语的孩子们。

    等到再也瞧不见那些孩子,两人才精疲力竭的坐在街边的长椅上休息。

    谢襄向后仰倒,整个身子都靠在了椅背上喘粗气,她看了看身边同样情况的顾燕帧说:“我都陪你疯了一上午了,现在可以放我回家了吧。”

    “好啊,正好我饿了,去你家吃午饭。”顾燕帧一下子就精神了,坐的笔直,看着她的目光灿若星辰。

    “喂!”谢襄坐直了身子,浑身戒备的瞪着他。

    她和顾燕帧僵持了一会儿,保持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就是咬牙不肯答应。

    顾燕帧无奈,笑了笑说:“不想我去啊,那好办啊,你陪我出去吃,想吃什么?”

    谢襄眯起眼睛,痛骂一声,“无耻。”

    顾燕帧多少看出她的确是恼了,变了脸色,讪讪看她。

    谢襄根本不管他表现的多么可怜,只是转过头去,不想再理他,

    身旁那人俊脸上已经重新带上笑,将整个北平的菜名都报了一遍,一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坚决样子。

    谢襄听不下去了,只好开口道:“豆浆,我想喝豆浆,我早饭还没吃呢!”

    “等我!”顾燕帧一拍脑门,似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飞奔着离开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谢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