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一切的因果纠缠

作者:慕溪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凌虚幻镜之凤栖传说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 ,最快更新盛宠二婚:新夫唯妻是从最新章节!

    易伯伯特别赞成。

    “早就该这样,一个大老板,天天把自己折腾得脚不沾地,养那些人有什么用?”他一本正经地教训儿子,正好电视里在放一个偶像剧,霸道总裁正事不干,天天围着女主转,他便指着电视说道,“你多跟人家学学,看人家多会哄女朋友,每天吃吃饭看看电影逛逛街,多好!”

    易轻尘哭笑不得。

    “爸,你搞搞清楚好不好,那是偶像剧,现实中哪有那么闲的总裁,我要真学他那样,公司早八百年就破产了!”

    易伯伯哼了一声,拿眼斜他。

    “我也不是要你照本宣科,起码学学人家怎么指挥手下嘛!”他语重心长地说道,“做领导的,要学会放权,学会给自己放假,你现在是有老婆有孩子的人了,要把重心移回到家庭来,家和才能万事兴,懂吗?”

    “懂了!”易轻尘极力憋着笑,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

    易伯伯很满意他的顺从,点点头,又加了一句,“抓紧时间再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才是最重要的。”

    “”果然天下父母心是一样的。

    虽然不用去公司,但是有些事务也还是要处理的,易轻尘陪着我们说了会儿话,就去了书房。

    我身体还没好利索,昨晚又没睡好,回屋补觉,直到吃中午饭才被叫醒。

    晚上妞妞放学回来,吃过晚饭,易轻尘和她在书房谈了好久的话。

    睡觉的时候,她告诉我说,她并不反对我生小弟弟,只是怕爸爸妈妈有了小弟弟就会不爱她。

    “那你现在不怕了吗?”我问她。

    “爸爸说了,不管以为有多少小弟弟小妹妹,我永远都是他最疼爱的大女儿,我也会是所有弟弟妹妹的大姐姐,他们都得听我的,不听我的爸爸就帮我揍他们!”妞妞说道,俨然一副大姐大的派头。

    我感动于易轻尘的用心良苦,又在私下里说他,“不没怎么着呢,你就这么惯着她,别回头惯出个大小姐脾气!”

    “本来就是大小姐!”易轻尘理直气壮,“难道我易轻尘的女儿还要对谁低三下四不成?”

    “你这说的哪跟哪呀,我的意思是不能让她仗着你的势无法无天,你没看电视呀,多少富家子弟就是仗着爹的势胡作非为。”我说道。

    “放心吧,妞妞不会的,我会好好培养她,她将来可是我的接班人呢,我对她放任自流吗?”易轻尘说道。

    “接你的班?”我愣了一下,“她是个女孩子,而且,又不是亲”

    “女孩子怎么了,武则天还做皇帝呢!”易轻尘及时截断我的话,郑重道,“亲不亲生这样的话以后不许再说,听见没?”

    “听见了!”我点点头,鼻子发酸。

    我当然希望我的妞妞以后能有出息,能得到他的疼爱和赏识,可是我不敢奢望,更不敢主动向他提出要求,这些话,只有他能说,我说了,就显得有些算计了。

    他这是看出了我的思虑,给我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让我的心从此安定,坚定不移地信任他,放心地把一切都交给他安排。

    在家休息了几天后,易轻尘陪着我去了一趟陵园。

    盛夏之际,陵园里草木森森,蝉鸣阵阵,又是另一番景象。

    尚岩的墓碑都快被野草遮住了,我和易轻尘借了工具来帮他拔了草,打扫干净,才把带来的鲜花放在他墓前。

    来之前,我有满腹的话想要跟他说,等到要说时,忽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便靠着墓碑坐下来,静静地发呆。

    易轻尘以为是因为他在场我才说不出来,就找借口说去我妈墓前看一看,留下我独自过去了。

    他走后,我也没说话,只是抱膝坐着看天,看云,看温热的风拂过草叶,送来青草香气,心也随着慢慢沉淀下来,连蝉鸣都不觉得聒噪了。

    阳光格外明媚,我闭上眼睛,仿佛能看到那抹桃红色身影在萋萋芳草中摇曳生姿地走来,如风拂杨柳。

    “阿音,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耳畔响起这句问了千万次的话,我猛地睁开眼睛,四下寂寂,空无一人,只有风吹草动,沙沙作响。

    阳光晃眼,我的视线瞬间模糊了。

    “迦音,快来!”易轻尘忽然在远处大声喊我。

    我站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腿走过去,易轻尘正站在我妈墓前出神。

    “怎么了?”我问他。

    他闪开身,让我自己看。

    我妈的坟墓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前面放着花束,地上湿湿的一小片,好像是倒了酒。

    “你看,谁来祭拜过,这花还是新鲜的,酒香还没散去,应该是刚走不久。”

    是谁,谁会来祭拜我妈呢?

    “这人肯定没走远,走,咱们追出去看看。”易轻尘说道,拉着我的手就往大门口跑。

    我们跑出大门,远远看到一个微躬着背的身影,撑着一把黑色的太阳伞,沿着路边蹒跚而行。

    太阳很大,像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时近中午,路边再没有别的行人。

    “是那个人吗?”我和易轻尘对视一眼,离得远,那人又被伞遮挡着,看不出是谁。

    “不确定。”易轻尘说道,“你在树荫下躲一躲,我过去看看。”

    他大步向那人追过去。

    “一起吧!”我不想等,也跟着他往那边去。

    那人走的不快,我们很快就追上了他,易轻尘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这位先生”他说道。

    撑伞的人一震,回过头来。

    看清他的面容后,我和易轻尘当场石化。

    “爸!”易轻尘惊诧地叫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